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壕沟 >

叙利亚内战政府军惨败原因曝光 多亏真主党帮忙

发布时间:2019-07-07 15:4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本文全面介绍了叙利亚政府控制军队的部队结构、武器装备和军事能力,分析了内战期间叙利亚军队采用的主要战术,回顾了一些主要战役情况。叙利亚空军在作战中提供空中支援,陆军是作战的主要力量,但是因其主要是重型机械化部队,不适合进行城市作战。叙利亚陆军在内战期间损失惨重,真主党在作战行动中为其提供了支援,帮助叙利亚政府部队在战斗中取得胜利。

  叙利亚及其正在持续的内战代表了一种作战环境(operational environment, OE),这种作战环境的许多特点说明了现代战争的复杂性。现在,叙利亚的这场内战持续了四个年头,吸引了来自中东及其之外的各种威胁行为体。威胁行为体又称为怀恶意的行为体,是一种对影响组织安全或有可能影响组织安全的事件,负部分责任或全部责任的实体。此次事件以争取改善机会和人权的抗议开始,已经发展演变成一场全面的内战。随着叙利亚军队和安全部队为全国各地的内乱而作战,各种抗议团体通过日益增强的暴力活动作出回应,这些暴力活动得到了外部和内部有着长期恐怖活动历史的力量的帮助。叙利亚军队不适合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作战规模,请求包括真主党和伊朗在内的盟友给予帮助。这些力量的加入,在许多方面将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军队从一支传统的防御部队改造成一支反叛乱部队。

  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情报部威胁集成分析与控制分队(ACE-TI)提供了威胁策略报告(TTR)系列产品。威胁策略报告用来向陆军训练界解释各个行为体如何作战。这些有助于了解各种行为体如何作战的要素,可能包括行为体的作战条令、部队结构、武器装备、教育和作战功能。在这里也将讨论各个行为体的战术与技能,如果有战术行动,将描述最近的战术行动例子。这些行为体可能是正规部队,也可能是不正规部队,威胁策略报告将探讨特定行为体的能力对美国及其盟友意味着什么。

  威胁策略报告也将确定各种行为体出现在决定性行动训练环境(Decisive Action Training Environment, DATE)和其他训练资料中的特定条件,以便在各种训练方法中容易实现这些条件。

  这份特殊的威胁策略报告将描述和评估叙利亚军队的结构和能力,以及其在打击逊尼派反对势力作战中的盟友。这份报告的主题包括部队结构、作战技术、军事能力、非正规部队以及独特功能。这份报告旨在为读者提供叙利亚军事战略、战术和技能的知识,从而能够做出如何在美国陆军的训练活动中更好地复制这些条件的明智决定,美国陆军的这些训练活动采用威胁集成分析与控制分队资料和产品中包含的工具和训练设计方法。这份威胁策略报告(TTR)范围涵盖叙利亚军队,包括但不限于正规部队(陆军、海军、空军以及特种任务部队)和准军事组织(真主党、国防部队、其他外国民兵和犯罪分子),因为它们都同叙利亚军事能力有关系。

  叙利亚军队正在应对长达四年的内战的影响。叙利亚军队曾经被认为是中东地区最强大的军队之一,现在因作战和部队开小差到叛乱团体和极端组织而流失了大量人员。叙利亚所有符合条件的18岁男性都必须服兵役。除了一些志愿者外,女性不需要加入武装部队。叙利亚军队军官队伍在种族上呈现出多元化,但是高级军官通常来自政治上更加忠诚的阿拉维人和德鲁兹人。叙利亚军官不需要一定是占主导地位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成员,但是要晋升到更高的职位必须成为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成员。

  由于军人职业发展管理不善和充满挑战性的现代化努力,叙利亚军队遭受着各种各样问题的困扰,其中包括指挥和控制(command and control, C2)问题、保障和后勤问题。叙利亚军队的绝大多数装备是前苏联时代/俄罗斯的设计,其作战理论在历史上一直反映着前苏联模式。叙利亚军队历来是一支重型机械化部队,包括大约19个机械化步兵旅和22个坦克旅。除了大规模的重型部队,叙利亚军队还有大约11个团的特殊任务部队。在目前的这场内战开始时,估计叙利亚军队有22万至25名陆军官兵。现在估计叙利亚军队的其他军种,海军和空军分别有4000和30000名成员。叙利亚军队所有军种都重视对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政府的忠诚;叙利亚军队中最忠实的部队通常会收到最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接受最好的训练。

  叙利亚海军是该地区规模最小的海军之一。由于这种事实,叙利亚没有舰队或中队等大规模的海军部队,通常每艘舰船被视为一个独立的作战单位。叙利亚海防部队有一支350至500人构成的海军步兵部队,负责保护叙利亚193公里长的海岸线。请参阅本报告武器装备部分的相关海军舰船列表。

  叙利亚空军是中东地区规模最大的空军之一,也是派叙利亚政府相对于反对派的主要优势。2007年,据估计叙利亚空军有584架固定翼飞机和210架旋翼飞机。不过,因这支大部分是俄罗斯制造飞机构成的机群缺少备件和维护,这些飞机,特别是攻击直升机和进攻型固定翼飞机的战备状况受到显著影响。出于这种原因,许多叙利亚飞行员正在使用教练机执行作战任务。叙利亚的教练机执行一系列任务,包括攻击/作战、侦察、运输和训练。叙利亚的大部分飞机来自俄罗斯和前独立国家联合体(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 CIS)国家。叙利亚空军的作战行动包括对敌人占领的领土实施纵深打击和支援叙利亚陆军地面部队。叙利亚空军使用各种各样的弹药,包括用被称为“桶装炸弹”的简易炸弹来攻击叛军和民事目标。一支试图干预叙利亚当前这场危机的远征部队,在实施地面作战行动前,需要通过致命性攻击或禁飞区等外交协议来控制叙利亚空军。请参阅本报告武器装备部分的相关飞机列表。

  叙利亚军队的战略目标应是为当前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政府维护叙利亚国家领土完整。这场内战已经迫使政府集中部队保护叙利亚最关键的地区,特别强调对主要城市、首都大马士革和叙利亚西部亲政府地区的保护。这种目标通过旨在保持政权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中心周边安全的进攻和防御行动来实现,这些中心包括各省首府和空军、陆军基地等重要军事设施及其他重要基础设施。作战行动的目标是要继续占有被认为在战役上和战略上非常重要的领土,摧毁组织实施进攻作战的能力,以及支持对政府合法性的看法。叙利亚政府的最终目标是保持对叙利亚国家权力的足够控制,从而在内战中取得胜利。

  为了继续掌权,叙利亚军队依靠一些盟友,其中最著名的是伊朗、真主党和俄罗斯。叙利亚的大多数盟友为其提供了一系列军事和经济援助,以使叙利亚政府能够继续存在。这些行为体的影响,让阿萨德政权的一些成员担心对国家控制权的丧失,转而落入掌控这些民兵组织的国外势力手中。

  叙利亚的关键盟友伊朗,特别是伊朗革命卫队(evolutionary Guard Corps, IRGC)共享叙利亚政府的利益——这是多方面的。叙利亚支持伊朗方面的承认伊朗是主导中东地区强国的地区稳定观点。联合国估计最近几年伊朗提供给叙利亚的军事和经济援助水平达到了60亿美元左右。伊朗对叙利亚投入大量资金的原因包括,同真主党的军事和意识形态联系,使用地中海沿海港口,以及战胜逊尼派极端主义和受西方影响的统治权。这种支持包括大规模安全部队援助(security force assistance, SFA)计划,涉及到伊朗政府中参与警察和军队培训的各个部门。这些援助活动包括提供培训和情报援助,协调来自伊朗、伊拉克和其他什叶派地区的外国作战人员协助叙利亚政权。利用叙利亚的空军基地,伊朗对真主党等非国家行为体的物资支持得以顺利实施。伊朗奉行维护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政权的政策,但是也为一旦当前政府垮台,防止逊尼派主导政府上台的长期不稳定局势做好了准备。

  真主党是一种非国家行为体,已经从一种来自民间的改良主义运动派别演变成一支重要的作战力量,他们因在各种各样战斗条件下的适应性而著称。为了维持跨越黎巴嫩-叙利亚边界的行动自由、拦截黎巴嫩的逊尼派极端分子和支持伊朗在叙利亚的目标,真主党对叙利亚政权提供了直接和间接的作战支援。真主党同叙利亚军队并肩参与并继续并肩参与地面作战行动,尤其是在自己的利益受到直接威胁的情况下。沿黎巴嫩边界的走私路线,是伊朗的武器和物资进入真主党在黎巴嫩的安全避难所的渠道,但是这种资源的流动受到安全局势的阻碍。这降低了真主党自由打击黎巴嫩境内外敌人的能力。此外,居住在黎巴嫩-叙利亚边界叙利亚一侧的一些什叶派黎巴嫩人需要真主党的保护。出于这些原因,真主党已经加强了在叙利亚的存在,从而拦截企图偷运武器和物资的逊尼派叛军。这些行动帮助了正遭受人员短缺困扰的叙利亚陆军。据报道,一些研究人员称,认为真主党是中东地区能够在其正常势力范围之外投射力量的合法力量的观点已经产生了令人失望的结果。这些研究人员宣称,真主党对叙利亚的干预暴露出其作为伊朗外交政策代理人的本质。

  像黎巴嫩真主党那样,伊拉克、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什叶派民兵也正在对叙利亚政权提供作战支援。这些什叶派民兵被看成伊朗在这场冲突中影响力的进一步证据,他们为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作战,一直为什叶派朝圣场所和重点基础设施提供安全保障,参加了叙利亚政府在全国各地的防御行动。2014年,当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the Levant, ISIL)袭击了一些伊拉克城市时,大量的伊拉克民兵被迫返回伊拉克来保卫自己的家园。最近的报告表明,这些民兵又返回了叙利亚,主要在叙利亚拉塔基亚省的阿拉维派中心地带活动。各种政治利益团体、商业团体和部族组织也组建了其他忠诚于现政权的民兵,他们的能力有所不同,为其他亲政府组织提供了当地安全保障和支援。

  俄罗斯一直向叙利亚提供支援,向其供应了大量前苏联生产的军用车辆和飞机。俄罗斯也在国际政治中支持叙利亚政权,并可能反对任何威胁到叙利亚政府主权的任何安全决议。据报道,俄罗斯向包括叙利亚空军在内的叙利亚军队提供了训练和物资。俄罗斯对叙利亚的支持,集中在实现两国间的军事贸易和维护其在地中海塔尔图斯港的权益。俄罗斯已经在塔尔图斯港部署了一些海军部队,其中包括一个营的海军步兵,用于执行日常任务,但是如果俄罗斯的利益受到威胁,预计这些部队可以改作其他用途。

  叙利亚国内亲政权的军事部队和准军事部队大致分为三类——政府支持的军队正规部队、政府支持的国防军(national defense forces, 国防军)非正规民兵部队,以及国外非正规民兵组织,其中大多数国外非正规民兵由伊朗背后支持的团体提供。这些部队在相互补充的同时,又各具特色。他们使用一些相同的资源,有时也进行联合作战。

  因目前的冲突,叙利亚陆军规模已经从25万人收缩到估计12.6万人。这种人员减少是战斗造成的,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部队变节和开小差的结果。人力资源仍然是叙利亚军队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叙利亚政府试图通过向新兵提供更高的工资和福利,支持一支强大的国家后备役部队,并对逃兵实施特赦,以此来补充人力资源。

  叙利亚政府军队得到各种各样的当地和国外亲政府民兵组织的加强,估计这些民兵组织有12.6万名成员,其中包括国防军以及来自伊拉克、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什叶派民兵组织。叙利亚国防军是国内最大的民兵组织,负责保护当地社区周边区域。自此次冲突开始以来,随着各个亲政权的行为体试图保护自己免受反对派团体攻击,叙利亚国防军的人数不断增加。对于士兵来说,在叙利亚国防军中服役相当有吸引力,因为他们能够继续其民事工作,供养其家人,同时保护其所在社区。叙利亚国防军作战人员能够获得额外的薪酬和为其家庭成员获得粮食。叙利亚国防军由叙利亚陆军教练员、伊朗顾问和真主党战士共同组织训练。此外,这些民兵组织仍然有能力对当地民兵提供直接作战支援,正如他们在古赛尔之战等关键战斗中所做的那样,据估计,大约1200名真主党作战人员参加了那次战斗。

  据估计,叙利亚大约有1000至7000名伊朗部队,他们通常在那里担任顾问角色。伊朗官员也承认他们在叙利亚存在利益,在对叙利亚国防军和叙利亚军队提供咨询和训练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伊朗的短期计划是支持叙利亚现政府免受反叛的反对派攻击。伊朗的长期策略是,如果现政权倒台,逊尼派政府执政,能够灵活地进行叛乱活动。

  叙利亚军队驻扎在全国各地的陆军和空军永久军事设施内,其中许多永久军事设施靠近大马士革、霍姆斯和阿勒颇等主要人口中心。叙利亚在到达这些位置的途中,建立了小规模到中等规模的防御工事,这些防御工事也被称为检查站。检查站大小有所不同,从两到三名士兵驻扎的所谓移动“飞行”检查站,到一至二个排驻扎的大型防御工事;检查站规模的大小取决于其接近人口中心和重要设施的程度。这些驻军位置的选择,符合叙利亚政府保持对人口控制和保护国家权力机构的战略。这些检查站用于控制人口和资源的流动,也一直作为向出现威胁的遥远地区巡逻的作战基地使用。为了给人留下对叙利亚领土集中控制的印象,叙利亚政权采用了所有14个省份都有军队存在的策略。

  然而,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反对派武装去年取得的作战成果,已经导致现政权失去了大量领土。伊斯兰国已经夺取了拉卡省,而且在伊德利卜、哈塞克、代尔祖尔和库奈特拉等省也有少量存在。

  目前,叙利亚西半部地区聚集着大量的亲政府部队,叙利亚政府努力维持对仍然忠诚于现政权地区的统治。这些地区包括大马士革大部分地区、大马士革到阿勒颇主要道路的南部地区、哈马省以及拉塔基亚和塔尔图斯省周围的阿拉维派据点。此外,苏韦达省仍然在政府的控制下,这里的大部分人口属于德鲁兹教派。包括卡拉蒙省在内的沿黎巴嫩边界的山区,是叙利亚军队和黎巴嫩真主党控制的最大地区。

  在叛乱反对派最为强大的地区,叙利亚军队一直试图保持其防御能力,并建立作战力量,从而创造恢复对这些领土控制的有利条件。受伊斯兰国威胁的东部地区,是较为节省兵力的地区,叙利亚军队在那里进行了有限的干扰行动,以迟滞伊斯兰国的行动,支持少量叙利亚军队和忠于政权的地方民兵组成的守备部队。因为这些作战人员远离政府的交通线,所以对这些位置的保障非常困难。

  利用运输机对遥远的哨所进行保障,供应物资包括从食物、水到弹药的一切物资。当前的安全形势使得利用地面运输对许多孤立军事设施实施日常保障变得非常困难。为此,运输机成为反对派团体有限防空装备的重要打击目标。媒体报道了反对派武装部队击落了固定翼飞机的情况,在一些情况下反对派武装部队使用了地对空导弹。

  叙利亚陆军参与进攻性和防御性作战行动,这些作战行动的目的是保护其日益衰落的作战能力,提升对反对派取得进展的印象,同时注重维持被研究人员称作“至关重要叙利亚”的统治。至关重要叙利亚指的是在政治上、军事上和经济上都非常重要,而且阿拉维派人口占据优势的地区。这些地区沿着M-45号公路分布,如南阿勒颇、哈马、霍姆斯和大马士革等重要的权力中心、地中海沿岸省份拉塔基亚、塔尔图斯。这些作战行动的类型根据作战条件有所不同,但大致可以归类为区域防御和分散进攻行动。

  由于大量逃兵和战斗伤亡,叙利亚政权不可能维持传统上装甲兵部队参与的大规模进攻行动,例如,在没有对其他地区防御构成显著风险的情况,在多路同时发动攻击。叙利亚陆军一直注重大规模常规作战行动,将其看成是战术行动的主体。这些类型的作战行动依靠火力和机动包围目标,采用空中突击、炮兵火力和装甲攻击袭击目标,企图消灭敌人或迫使其投降。出于这种原因,叙利亚陆军中的许多士兵过去对在内战中必然要进行的城市作战准备不足,并且会继续准备不足,城市作战需要大量的徒步部队掩护装甲部队免受敌人反坦克部队的攻击。在内战初期,这种战术被认为有助于减少叙利亚政权许多最强大坦克的损失。

  这种战术可能来自黎巴嫩陆军在黎巴嫩内战期间的经验。在1981年的黎巴嫩扎赫勒争夺战期间,叙利亚陆军取得了相对于防御这座小镇的黎巴嫩部队的微弱胜利。叙利亚陆军残酷地发动了一场围困战役,用炮兵和坦克攻击这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达三个月之久。此次围困遭到了激烈的抵抗,并引起国际哗然,最终迫使叙利亚陆军在完成攻击前撤出战斗。

  叙利亚陆军无力突破扎赫勒防线,应该是当前这场内战中一些事情的标志。然而,在过去四年间,叙利亚政权在城市地区继续依靠装甲部队实施攻击,直到战斗损失使他们无力为继。这种失败的做法导致叙利亚政权损失了大量装甲车辆和人员,现在正日益依靠外界盟友和民兵使用其剩余的装甲车辆。这些没有经验的装甲车辆乘员不太能够协调行动,叙利亚的战术显得更加分散和不太集中。自从采用了敌人的分散战术,叙利亚陆军能够保持其有限的战斗力,但是不能为发动决定性作战行动聚集战斗力。虽然叙利亚空军也采用了分散战术,但是分散战术的总体效果要比适应性对抗措施差得多;分散战术还没有演变成一场有效的战役。一名伊朗高级军官在叙利亚被狙击手击毙,这名伊朗高级军官在缴获的笔记本中写道,叙利亚陆军部队在战斗中耗尽和崩溃。这名已故的伊朗将官还认为,叙利亚陆军需要更加积极,采取进攻的方法,而不是防御的方法。

  研究人员观察到,叙利亚陆军在早期的战斗中损失了许多坦克,例如在德拉雅战斗中,叙利亚陆军将坦克当作攻城武器使用,这些坦克在高楼林立的城市峡谷地带很容易被火箭助推榴弹发射器(rocket-propelled grenade, RPG)击中。这进一步了证明了叙利亚陆军战术方面的缺陷。为了应对装甲车辆快速损失的局面,叙利亚政府军将综合采用围困战术和用间接火力与大规模空中袭击准备交火地域的战术。围困战术封锁了目标,使其无法获得外部支援,准备交火地域战术的目的是使敌人及其同情者无法获得避难所。

  7-100系列假想敌部队作战条令手册描述了叙利亚军队采用的各种类型战术。区域防御包括企图保护忠于政权的叙利亚军队和人民的简单和复杂战斗阵地。叙利亚军队采用的简单作战阵地有沿通往军事设施和城市的道路建设的防御工事,这些防御工事保护重要基础设施和人口的安全。因为这些防御阵地维持了对全国集中控制的印象,对于延续叙利亚政权存在至关重要,发挥了信息战(information warfare, INFOWAR)的效果。然而,从本质上讲,这种静态防御容易成为反对派武装攻击的目标。其他部队,也就是伊朗人训练的国防军民兵组织,采用隐藏所网络,这些隐藏所类似于反对派用于储存和保护武器弹药的地方,相当于混合式威胁综合作战阵地。

  理想情况下,进攻性作战行动采取综合攻击的形式,叙利亚政权空军和陆军实施围攻,目的是隔离反对派武装,摧毁其全面占领各地领土的能力。然而,这些类型的作战行动,需要调动大量的地面部队和协调近距离空中支援,这样才能守住夺取的领土。

  随着这场内战的发展,这些类型的作战行动发生频率已经下降。在当前的事态下,进攻性作战行动非常分散,运用了各种亲政府行为体构成的混合式威胁来实现其对敌目标打击。综合运用当地民兵、非正规部队、正规部队和特殊用途部队,攻击敌人的有利可图目标,这些目标包括敌人的隐蔽处、战斗阵地、部队和装备集结地。进攻性作战行动都集中在颠覆敌人的作战成果,在敌军控制地区建立据点,以便实施后继进攻作战行动。这些作战行动可能涉及到正规作战人员和不正规作战人员的任意组合,用于控制作战节奏和打击敌人的战斗意志。

  叙利亚空军以在轰炸行动中攻击反对派人员和物资集中区而著称,这些轰炸行动旨在摧毁和瓦解敌人。叙利亚军事行动依赖空军,导致了飞行架次数量的稳步增长。在可能的情况下,或者在大规模进攻作战行动中,叙利亚空军协同地面作战攻击敌人的阵地。叙利亚空军还攻击已知的敌方部队和支持反对派民众的孤立聚集区。叙利亚空军运用多种类型的弹药,其中包括传统武器以及氯气炸弹等工业化学弹药在内的简易武器。它还使用采用两级爆炸技术,使空气产生高温的热压炸弹或真空炸弹,从而对面目标产生最大限度的破坏力。使用一种称为铁桶炸弹的装满简易爆炸物的容器,已经产生了显著的杀伤和心理影响,特别是用于攻击平民时。因叙利亚空军空中攻击太过残暴并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已经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这些战术实例可以说明叙利亚政权如何运用军事力量。这些例子也将表明叙利亚政权如何利用正规和非正规部队来维持其统治叙利亚的权力,以及打算如何击败其境内的反对派。第一个例子是成功的古赛尔围城战,古赛尔由反对派控制了近一年,在2013年落入叙利亚政权手中。古赛尔争夺战的经验,突出了对叙利亚传统围城战术的背离,暴露出叙利亚陆军因开小差和消耗造成大量作战部队损失而引起的不足。

  下一个例子描述了真主党在沿黎巴嫩边境卡拉蒙地区领导的作战行动。这个例子说明了叙利亚政权如何让其盟友在所谓节省兵力的作战行动中带头,取得了一些成功。该边境地区对于真主党非常重要,因为这里是伊朗武器流入黎巴嫩的转运点。这里也是逊尼派武装分子试图渗透到贝卡谷地,然后实施打击真主党和黎巴嫩政府行动的主要路线。真主党在该地区作战行动具有重要意义,真主党对该地区的防御使叙利亚政权可以专注其他作战地区。真主党及其赞助人伊朗的影响力,已经引起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值得信赖的核心集团内部出现意见分歧。

  哈马省争夺战是更大规模作战行动的一部分,此次作战行动是保卫通往哈马和拉塔基亚的亲政府据点的交通线安全。哈马省地位重要,成为阻挡反对派在叙利亚西部和伊德利卜省战果的缓冲地带。叙利亚政府作出继续在哈马采取进攻行动的决定,一定程度上受到在叙利亚第二大城市阿勒颇的最终决定性战果的推动。哈马被视为在战略上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它代表着反对派向南推进以封锁伊德利卜省和清除土耳其边境政府部队的前进限制。叙利亚部队决定阻止反对派武装向南推进到哈马,要求苏海勒·阿尔哈桑(Suhayl al Hasan)上校协调这次战斗。哈桑被称为“猛虎”,曾经在2013年和2014年阿勒颇战役中取得一些战斗胜利,突破了阿勒颇东侧工业区的包围,之后变得恶名昭彰。新闻媒体将哈桑吹捧成巴沙尔·阿萨德喜爱的指挥官,称其作战积极,完全有能力完成这项任务。此次作战行动以政府部队夺回哈马省北部城市Morek而结束,但是随着反对派在2015年3月能够成功保卫伊德利卜省内交通线的安全,这场胜利的重要意义已经不复存在。

  2011年8月,叙利亚部队进入古赛尔,阻止对叙利亚政府的所谓“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超过50辆装甲车的部队进入该地区,通过截断电话、电力和供水,对该地区进行隔离。目击者所描述的“大规模军事入侵”行动中,前48小时内导致估计13至20人伤亡。更多的城市居民逃到农村,在某些情况下,他们越过边境到达附近的黎巴嫩。到2011年秋季,军队检查站切断了古赛尔对外联系,控制了交通,阻止了进出这座城市的自由行动。尽管警戒不断增加,但是抗议活动仍在继续。叙利亚政府部队在执行反叛乱(COIN)行动中相当残暴,占据了市政大楼,将当地医院变成军营。

  反对派武装被称为叙利亚自由军(Free Syrian Army, FSA),在叙利亚政府士兵逃兵的帮助和外部行为体的保障下,开始巩固其在古赛尔逊尼派住宿区的阵地。这些阵地也包括一些旨在为反对派提供支援的武器藏匿处、支援地域和一个作战基地。在反对派进行一波边打边跑的游击样式的攻击后,其中包括在当地叙利亚占领的医院下面布设简易爆炸装置和隧道爆破物,形势退化到胶着状态。随着叛军控制了向古赛尔的东北部地区,叙利亚陆军采用围困行动,企图迫使敌人放弃阵地。叙利亚阿拉伯军(Syrian Arab Army, SYAA)继续向各个检查站加强人手,对这座城市进行炮轰,努力将叛军驱逐出去,但所有攻击都遭到了顽强抵抗。

  认识到这将威胁到其安全避难所和从叙利亚到黎巴嫩的走私路线,游击队组织真主党为了阻止叛军使用该地区作为中转站,增加了在奥龙特斯河西侧什叶派主导地区的存在。通过提供技术支援,包括训练和组织民兵,真主党能够从黎巴嫩赫梅尔安全避难所向古赛尔发动突袭和发射火箭弹。真主党和伊朗圣城旅帮助创建了亲叙利亚政权的民兵组织叙利亚国防军,这让叙利亚政府部队和真主党可以占领古赛尔周边的地区,同时可以为在春季进行另一场进攻行动做好准备。

  到2013年春季,真主党作战人员成为古赛尔外农村地区的主力。首要目标之一是夺取霍姆斯湖南部的泰尔卡迪什(Tell Qadesh)镇。泰尔卡迪什是历史上最大规模战车作战的古老地点,因其相对高度(200米海平面以上)和邻近从北部进入古赛尔的通道,这里注定成为战略要地。真主党作战人员带头冲锋,叙利亚国防军和叙利亚陆军负责支援,随着叙利亚政权加强了古赛尔周围占领地的统治,他们又夺取了外围地区的许多城镇。随着叙利亚政权控制了农村地区,此次作战行动的最后阶段是对古赛尔实施攻击。2013年5月下旬,对古赛尔的第二次攻击达到高潮,叙利亚政府部队和真主党领导的游击部队清洗了反对派占领的这座城镇。真主党作战人员的专门训练提供了战术优势,他们整合了轻型步兵和装甲战车的行动,运用技术熟练的排雷小组突破防御阵地。叛军领导人试图挽回局面,请求叙利亚自由军和其他武装会合和“拯救”古赛尔。然而,亲政府的叙利亚阿拉伯军采取的新战略,已经达到了预期结果。随着亲政权的互联网网页跟踪报道忠诚政府的部队和真主党部队的进展,国际新闻界明显感到古赛尔再次处于叙利亚政权控制之下。

  多达1700名真主党作战人员被派去再次夺取古赛尔,支援亲政府的叙利亚陆军。这些部队以两到五人小组的形式行动,对叛军阵地进行监视,并为叙利亚陆军提供支援。为了协调工作和防止出现误伤,叙利亚指挥官分配了作战地域内指定的防御地段。真主党作战人员有条不紊地清除目标上的诱杀装置和隧道炸弹,为叙利亚政府军队作战单位清除了道路。此外,侦察部队担任前方观察员并协调空袭和炮火打击。为了实现真主党和叙利亚政府部队之间的互联互通,采用了一种每个城市防御地段的码字系统,使指挥控制得到加强。

  叙利亚军队利用对古赛尔城内及其周边进行炮击和空袭,开始了最后的作战行动。然后叙利亚陆军作战分队从南部和西部向城市西北部发起进攻,占领了市政大楼及附近其他建筑物。真主党作战人员能够在叙利亚陆军的支援下攻击各个据点,一段一段地夺取这座城市。在间接火力、空袭和步兵攻击的综合打击下,反对派坚固支撑点的抵抗被击败了。一旦反对派被赶出这座城市,叙利亚陆军部队开始实施扩大战果的作战行动,以停止在全市范围内出现任何新的抵抗。在反对派撤退的时候,真主党部队就开始在周边城镇追剿剩余的反叛分子。

  随着叙利亚政权维持大马士革以北卡拉蒙省黎前巴嫩山脉的破坏地带,在古赛尔使用的战术得到完善。卡拉蒙省毗邻黎巴嫩贝卡谷地,这里是一个种族多样化地区,也是真主党的中心地带,被认为是将伊朗武器运往该地区真主党指挥官的主要补给路线。鉴于对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争取地区权力的战略重要性,真主党带头破坏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他们试图创造一个从这里发动针对大马士革前线攻击的安全避风港。估计真主党部队有数百人,他们使用无人机和增强光学系统发现和攻击穿越黎巴嫩阿萨尔镇逊尼派支持地带与叙利亚村庄之间边境的叛军作战人员。驻扎在边境两侧的部队在哨所内站岗,每间隔2英里的哨所内有大约30名作战人员。除了在丘陵和村庄进行破坏外,真主党部队也在是人口中心内进行侦察行动,找出可疑的简易爆炸装置(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s, IED)运往黎巴嫩境内真主党的据点。

  不仅正规部队和特殊用途部队在叙利亚进行地面侦察,而且大量的、越来越多的真主党非正规部队和作战人员、叙利亚的盟友伊朗和俄罗斯等的技术顾问也进行地面侦察。此外,叙利亚国防军的民兵作战人员提供了广泛的安全支持活动,其中包括侦察活动。例如,他们也收集情报。卡拉蒙地区塑造形势的作战行动是一场更大的破坏作战行动的一部分,目的是将反对派作战人员赶出沿黎巴嫩叙利亚边界的重要城镇,其中包括叙利亚的雅布鲁德。真主党进入叙利亚时,成功地破坏了叛军部队和物资,为叙利亚政府部队提供了眼睛和耳朵,并担任间接火力的前线观察员。对各个城镇和周围村庄叛军据点的火力打击,包括使用传统火箭助推弹药和被称为“火山”的简易火箭助推弹药(rocket assisted munitions, IRAM)实施打击。在整个地区,真主党部队部署作战人员来填补叙利亚正规部队的差距。

  2014年初,叙利亚政府的叙利亚阿拉伯军(Syrian Arab Army, SyAA),在包括国防军(National Defense Forces, NDF)在内的当地民兵组织的帮助下,能够保护空军基地免受哈马首府及周边地区反对派武装的攻击,并且使作战行动得以继续。哈马空军基地是叙利亚政府空中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天飞出大约15架次的固定翼飞机和旋翼飞机。马哈达赫(Mhardah)是一座以基督教为主的城市,建有国内最大的一座发电厂,提供叙利亚的估计百分之七的电力。这座城市由当地的基督教民兵组织保卫。此外,在哈马市附近有一个疑似桶装炸弹生产设施。哈马省不仅建有空军基地,还支持一些陆军基地,包括一些弹药库和支持在阿勒颇北部作战的政府部队的重要后勤枢纽。

  叙利亚政权在军事设施和村庄使用正规部队和民兵部队来维护区域防御。叙利亚政府部队设计了区域防御,使反对派无法占领一些主要区域,其中包括两条公路、Mharda电厂和哈马空军基地。在消耗战中,区域防御用来造成敌人损失,同时保留地面控制和保护战斗力。民兵巡逻队负责确保延绵的公路、小村庄和哈马省主要城市内社区的安全。哈马的防御态势体现了叙利亚政权“不失败就是胜利”的战略。叙利亚政权实施了通道控制作战,换取在反对派最薄弱时对其进行攻击的机会。

  反对派集团对哈马省及支持该省的军队发动了“巴德尔沙马”(Badr al Sham)行动。反对派作战人员建立了支持地域,并保护了哈马省边界内各个城市中交通线的安全。哈马省边界内拥有大量的同情逊尼派的人口。反对派武装故意实施了观感管理行动,突出了叙利亚政权争取逊尼派人口影响的残暴和强加给不结盟各方的恐惧,以此作为在这些友好区域内维持安全和确保支持的手段。在伊德利卜省南部和哈马省北部,反对派团体在Morek、Lataminah和Kifr Zita等地建立了支持地域。反对派作战人员渗透到哈法亚,在沿奥龙特斯河和哈马拉塔基亚公路的各个村庄内集结攻势作战部队。在Serthel检查站,反对派武装使用缴获的叙利亚陆军装备攻克了政府部队的哨所。哈塔卜弹药库在7月下旬沦陷,反对派武装缴获了成箱的弹药、各种火炮组件以及一些装甲车。利用缴获的叙利亚陆军装备,反对派部队推进到内哈马空军基地4公里范围内,并用安装在中型卡车上的BM-21“冰雹”(grad)火箭炮攻击该基地。

  叙利亚政府向哈马派出了第4装甲师的作战部队和一支被称为“老虎旅”的新组建部队,以改善叙利亚政府军之间的指挥和控制。除了这些部队,各个民兵组织也得到更多伊朗顾问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协调的众多外国武装分子的加强。叙利亚空军在Kifr Zita和Morek等反对派控制的地区投掷油桶炸弹。除了空袭外,叙利亚政权采取更多进攻战术攻击敌人。叙利亚政权采用这些战术,有可能是伊朗顾问建议用经过专门训练的“路线破坏”部队攻破反对派防御的结果,这些部队奉命快速行动,在装甲车辆前方清除和击败反坦克小组。2013年,真主党在卡拉蒙山区的一场政权进攻战中采用这些战术,叙利亚军队的官员们认为这些战术取得了成功。

  对亲叙利亚政权拍摄视频进行分析表明,在人口中心边缘10至20人的步兵小组在重机枪和坦克支援下攻击敌方阵地。通常情况下,在空中轰炸充分瘫痪敌军作战阵地后,地面部队开始推进。采用针对敌人部队和装备集结地域以及医疗诊所和食品分发点等涉嫌支援设施的先发制人打击,叙利亚空军孤立和消耗叛军部队。叙利亚空军还针对特定重型武器,如坦克和高射炮等发动攻击。地面部队使用迫击炮、大炮和近程导弹攻击其剩余的反对派目标,将敌人从其阵地中驱赶出来,让步兵能够接近其轻武器和反装甲武器的有效射程内。亲政府部队从最大的相持距离外使用重型武器,从而保护战斗力。火炮、火箭助推简易弹药和多管火箭发射系统炮在整个作战行动中轰击各个村庄,为攻击部队剔除敌人的防御阵地,封锁反对派的逃跑路线。

  在较大的城镇,装甲车辆小心翼翼地靠近主战场,为前进中的步兵提供火力支援。T-55主战坦克(main battle tank, MBT),在徒步观察人员的协调下,攻击反对派防守特别严密的作战阵地。叙利亚政府部队使用安装在中型卡车上的重炮射击敌人阵地,也充当坦克发射主炮的弹道观察员。下车的无线电操作人员指挥坦克进入战斗位置,将它们的火炮指向目标。亲政府部队在威胁被摧毁或削弱后才前进。为了保护坦克,步兵清除道路,巡逻沟渠,并检查涵洞有无简易爆炸装置。深入发掘信息部队清理阵地,排除陷阱,并通过对逃跑的反对派作战人员遗留的武器、弹药、装备进行拍照,进行现场勘查作业。最后一步是向叙利亚政府提供支持宣称大量外国援助到达的反对派团体所需的证据。

  本表中大多数装备代表了估计的叙利亚政府内战前的装备水平。如上文所述,叙利亚正规军部队只有50-70%的实力。下面许多武装装备的信息可以在《2014年全球装备指南》中找到。

  叙利亚军队的许多中层领导人和新兵都来自逊尼派多数派。随着这场冲突变得越来越具有教派性质,逊尼派士兵和军官叛逃或私自离开这支军队。阿拉维派军官不信任他们的逊尼派士兵,其人身安全由阿拉维派负责保护。

  叙利亚军队现任领导层中最重要的一项品质是对现政权的忠诚。虽然也有一些例外情况,但是许多高级领导人来自阿拉维教派,叙利亚总统及其家人都属于这个教派。甚至在这场内战爆发之前,特种用途部队精锐编队、共和国卫队以及第4装甲师等某些重型部队中阿拉维派占到大多数。可能是出于政治目的,有一些逊尼派官员在叙利亚武装部队中占据高位。这些部队用于进攻作战和保卫叙利亚政府的重要构成要素。

  叙利亚政府军的最高指挥官是总统。总统以下是类似前苏联军事体制的传统军事结构。高级军衔包括以下几种:

  上校以下军衔同大多数陆军相似。准尉有三个等级。士兵只有6个级别军衔。叙利亚海军和空军最高级别军衔分别对应于陆军中将和陆军上将。最精锐部队军衔结构遵循正常军队等级。然而,由于这些部队的功能及其在叙利亚社会中的地位,部队军官获得更大权力。

  自这场内战开始以来,叙利亚决策过程充分体现了伊朗的影响力。叙利亚当前占领省会城市作为政府权力展示的战略,受到同伊朗有渊源的冲突观察人员,主要是来自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uleimani)的质疑。

  由于多种因素,包括正规部队之间相互不信任、装备过时以及除陆军外其他军种缺少信心,叙利亚军队进行诸兵种联合作战的能力低下。然而,目前的冲突迫使叙利亚军方采取新措施,对一支多国的训练程度不一的部队行使指挥与控制。这方面例子是,将不太可靠的正规陆军部队和国防军配属到忠诚的指挥与控制结构下。这使各级指挥官能够拥有更多的战斗力,并且能够用重要领导职务的忠诚人员维持纪律。据报道,当真主党的作战分队在叙利亚政府部队的支援下,重新占领古赛尔时,叙利亚在这座重镇采用了这种指挥与控制战术。

  作为一支显著的重型装甲部队,叙利亚陆军没有在正确战术和部队结构方面准备好打一场基于游击的平乱作战。夺取和围困战术被设计成隔离处于安全避难所中的敌人,是唯一的适度有效战术。这些类型作战行动的人道主义代价,对叙利亚政府部队能够获得作战地域内中立者和世界舆论的支持产生不利影响。

  在没有适当地形分析和步兵支援的情况下,城市地区进行的装甲作战是不成功的。这样一来,叙利亚最先进的主战坦克遭受显著损失。因此,叙利亚军队领导人力求将轻型部队同装甲部队整合在一起,试图在坦克投入攻击行动前减少敌军反装甲能力。

  叙利亚政权善于利用各种网络相关技术来获取情报和影响力,并向支持团体和反对团体传达信息。为了影响地面事件,叙利亚政权很早就认识到社交媒体需要适当监督和控制的途径。在包括破坏网站和社交化媒体机构宣传活动在内的一系列滋扰攻击后,叙利亚政权已经稳步改进其渗透高调网站的能力。2013年,一家受人尊敬的新闻机构发出的新闻虚假地报道了对白宫的攻击。就在2015年6月,西方媒体认为美国陆军网站崩溃的原因受到叙利亚电子部队攻击。

  计算机安全公司FIREYE也报道了叙利亚政权协调一致地雇用亲政府的计算机流氓,在网上发现和利用叙利亚反对派作战人员。这份报告解释了叙利亚政权黑客如何利用单身女性化身,来引诱作战人员进入他们能够安装恶意软件的计算机中进行图像交换。这种化身图像实际上是木马软件,其中包含远程管理工具“黑暗彗星”(Dark Comet),让叙利亚政权的黑客能够进入反对派的计算机。

  宣传活动是阿萨德政权控制信息和传播支持政府的世俗阿拉伯民族主义烙印主题和故事的一项重要因素。叙利亚政权一直广泛利用社交媒体和其他形式新信息技术,使虚假消息能够蔓延到目标受众很难辨别真实与虚构的地方,从而操纵公众舆论。在实践中,叙利亚政权试图突出反对派的残酷活动,并维护叙利亚稳定和中央政府合法的表述。阿萨德总统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宣称,他的政权正在保卫自己免受干扰,并强调努力参与同反对派团体的独立谈判。这种信息控制利用了各种形式的媒体,包括传统媒体和新兴社交媒体,让叙利亚政权能够通过攻击反对意见来促进合法主张。

  叙利亚政权的另一个宣传力量是国防军(National Defense Force, NDF)。在叙利亚防御行动中平民发挥积极主动作用,成为忠于国家的一个例子。阿萨德总统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解释了其观点,他说:“叙利亚既不是那些生活在这里的人的叙利亚,也不是那些拥有叙利亚公民身份的人的叙利亚;她是那些保护叙利亚的人的叙利亚。”这对国防军作战人员、其家人和邻居的影响,在两方面都取决于一个人在叙利亚内战中站在那一边。对于那些反对叙利亚政权的人来说,国防军很能说明叛乱在可以取得成功前必须走多远。如果叙利亚政权继续吸收新兵,那么这场战争很可能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对于那些亲政权的人来说,国防军作战人员代表了最低水平的安全和阿萨德总统政府的合法性。这种民族认同感是宣传活动的一部分,已经使叙利亚政权能够继续掌权。

  叙利亚所有机动部队都有能力执行支持整体目标的侦察任务。侦察部队可能包括来自任何正规步兵师、独立步兵旅和装甲旅、或特殊用途部队团的侦察分队。战术部队也可以派出独立侦察巡逻队(independent reconnaissance patrol, IRP)来执行地面侦察任务。这种巡逻队的大小可能有所变化,但是在今天的战斗行动中,叙利亚陆军通常采用一个侦察排或作战部队排作为侦察巡逻队,而且通常得到真主党或其他非正规轻型步兵和工兵的加强。

  从理论上讲,叙利亚特殊用途部队(special purpose force, SPF)可以组建更多的侦察巡逻队,或者他们的人员和车辆可以补充到其他侦察或联合兵种部队组成的侦察巡逻队。在叙利亚当前这场冲突的初期,叙利亚特殊用途部队巡逻发现和消灭争议区域内疑似激进主义的反对派领导人。然而,在内乱开始前,叙利亚特种用途部队支持边境安全行动,防守全国各地敏感的国防设施。虽然许多特种用途部队向叙利亚提供关于外部威胁的情报和信息,但是有些特种用途部队并没有准备好对自己的人民进行反叛乱作战行动。这导致了不仅特种用途部队的各个军衔存在许多不足,而且正规部队的各个军衔也存在许多不足。大多数特种用途部队被认为是叙利亚武装部队中最忠诚的,阿萨德总统为他们分配了最好的武器装备以及来自叙利亚安全机构的最好支持。适合执行边境安全任务的侦察部队,例如第14特种部队师,收到了改造成攻击部队进入常规部队交战地带的任务。这些经验对于堵截企图带着人员和物资越境进入叙利亚的叛军部队非常有用。

  叙利亚拥有大量的间接火力武器装备,其中包括迫击炮、自行火炮、牵引式火炮。此外,叙利亚空军对地面部队提供提供空中支援,并实施打击远处目标的独立作战行动。尽管叙利亚政府努力不再继续使用化学武器,但是它们的使用已经被注意到,而且是否有更多化学武器可供未来使用也值得怀疑。

  火炮、火箭弹火力以及攻击飞机提供的火力,是叙利亚政府部队进攻和防守战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叙利亚的城市战场(阿勒颇、大马士革、霍姆斯),控制和占领制高点一直至关重要。隧道爆炸是在这场冲突中成功抵制对手控制制高点的为数不多方式之一。大多数情况下,在地面部队发动攻击前,使用火力瘫痪敌人阵地,并使之转移。使用俄罗斯先进多管火箭发射和飞机投射一系列弹药,包括集束炸弹的报告表明,叙利亚政府为了阻止敌人自由机动和继续掌权,愿意追求专业技术。

  静态作战阵地上使用简易装甲和搁板,有助于提高装甲车辆在反装甲武器攻击下的生存能力。此外,利用徒步部队作为坦克直接火力的观察员,使得坦克在建立防御态势后更加有效。叙利亚军队也将使用重机枪来压制敌人,同时坦克进入阵地果断攻击敌方阵地。叙利亚国防军也通过发现敌方部队集结,确定哪些居民区最危险,从而为叙利亚正规部队提供防护。作为当地民兵组织,叙利亚国防军是最适合提供关于本区域内敌人部署的情报。

  为了排除地雷和诱杀装置,在整个战场上使用了接受过特种工兵训练的真主党作战人员。叙利亚陆军使用被称为MTK-2“陨星”(Meteorit)的专用扫雷车辆,利用温压爆破产生机动通道。在城市作战地域内,考虑到利用有限的工兵装备有条不紊地清理敌人阵地,将各个防御地段分配给不同部队负责指挥与控制。利用狙击手对已知的敌方阵地进行压制射击,使后续部队相当自信地深入渗透到叛军控制的防御地段。俄罗斯制造的狙击步枪在阿勒颇、霍姆斯和杜马等地广泛使用。

  在战略层面上,俄罗斯和伊朗对叙利亚提供了许多支援。2011年,叙利亚与俄罗斯签署了一笔价值4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协议。各种物资和零部件通过塔尔图斯和拉塔基亚的海港到达叙利亚,或者通过空中运输运往全国各地的各个空军基地。

  连接各大城市和遍布全国的军事设施的道路,提供了叙利亚军队的补给线。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的主要公路连接着叙利亚北部和南部,将大马士革同叙利亚西部阿拉维派为主的地区联系起来。真主党维持着黎巴嫩的基地和设施运转,利用海上港口带进来自伊朗的各种物资。黎巴嫩和叙利亚之间的边界漏洞很多,人员和物资通过已知的走私路线进出叙利亚。从黎巴嫩的贝卡谷地到大马士革前线的交通线年来一直是真主党在叙利亚努力保护的对象。包括空军基地在内的远处军事设施,特别是处在有大量叛军存在地区的军事设施,主要从空中进行补给。在某些情况下,各种物资利用降落伞空投给叙利亚政府部队。

  对叙利亚领空的主要潜在威胁来自以色列空军。叙利亚防空力量是中东地区最大的防空力量之一,主要由前苏联时代技术装备构成。叙利亚防空力量包括战术层面的地对空导弹(surface-to-air missile, SAM)系统和战略层面的地对空导弹系统,它们为叙利亚空域提供了多重防护。叙利亚防空装备已经获得了许多升级,其中包括采用了先进的预警雷达系统。叙利亚战略地对空导弹的部署,旨在保护围绕主要人口中心、沿海地区、该国西南部的威胁进入路线。叙利亚防空部队还拥有许多空置阵地,在导弹系统需要重新部署时,或者需要从库存中取出更多防空系统来应对威胁时,它们增强了灵活性。叛军部队破坏了至少8处防空阵地。这些防空阵地的损失,尤其在沿土耳其边境叛军控制区的防空阵地损失,可以使驻扎在土耳其的飞机能够发动攻击。

  由于叙利亚空军飞机损失严重,叙利亚在防空系统和预警系统方面的投资已经转向采购无人机等系统,至少暂时如此。这种情况已经引起了叙利亚政权寻求盟国及其代理人帮助找到并摧毁熟悉政府部队战术、技术和程序的敌人。外界知道叙利亚部队用无人机提供有关敌人位置的情报,并用其帮助发现火炮和空中打击目标位置。通过使用无人机,提供了态势感知能力,保留了今后可以用于决定性作战行动的战斗力。伊朗通过提供一系列无人机技术来支持叙利亚政权。叛乱视频中出现过“见证者-129”(Shahed-129)等相对先进的无人机平台,这种无人机航程可能为200公里,续航时间24小时。最近的一段视频显示,一架名为“副翼3SV”(Eleron 3SV)的俄罗斯制微型无人机被叙利亚胜利阵线(Jabhat al-Nusra)成员击落。真主党作战人员也使用无人机和增强型光学系统,巡逻敌人可能瞄准警戒前沿哨所的迫击炮发射陆地,发现和攻击穿越黎巴嫩贝塔谷地中逊尼派支持地带与叙利亚雅布鲁德村之间边境地区的叛军作战人员。

  叙利亚政府维持着一项化学武器计划,这为其提供了对该地区内潜在威胁行为体的战略威慑。叙利亚政府被指控在卡恩阿萨尔湖和古赛尔使用神经毒剂后,于2013年确实签署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这促使西方各国政府考虑实施空袭,从而迫使叙利亚政权透露了至少一部分化学武器设施。鉴于叙利亚政府遭受一系列重大挫折,它有可能使用隐藏的化学武器来确保其能够生存下去。

  也有一些例子表明叙利亚政府使用氯气等有毒工业化学品攻击全国各地的目标。据报道,在整个冲突中,叙利亚政府部队一直在利用装有氯气的桶装炸弹,随着叙利亚政府被迫保护政治、军事和经济中心,这种武器的使用变得更加普遍。

  在当前的这场内战爆发前,叙利亚陆军主要是一支重型地面部队,因此不适合实施城市作战。从装甲车辆和坦克上进行人口控制和资源控制作战行动是困难的,当作战意图是影响居民拒绝叛军宣传和接受政府权威时,这种作战行动会发出错误信息。叙利亚部队使用高射炮和坦克攻击人口中心,摧毁可疑的敌军阵地,很少考虑该地区的平民伤亡。这种类型的高压手段孤立了民众,增加了他们同叙利亚正规军作战的决心。此外,重型武器在城市战场上缺少追赶轻武装叛乱分子的机动能力。真主党提供了具有同以色列最近作战经验的作战人员在一些地区帮助叙利亚陆军,叙利亚陆军缺少在叙利亚的各个城市中铲除复杂作战阵地和安全避难所内叛军的经验。这种援助包括侦察、工兵支援,利用狙击手和轻型步兵加强叙利亚重型部队。

http://setinblack.com/haogou/13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