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壕沟 >

黎巴嫩真主党是一支怎样的武装?

发布时间:2019-07-11 10:3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随着叙利亚内战发展,黎巴嫩真主党民兵逐渐成为阿萨德政权的支柱,那么这支武装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其规模,装备,组织结构是怎样?和叙利亚伊朗又是什么关系?它又是如何将以色列逐出黎巴嫩南部,并在2006年让以色列铩羽而归的?叙利亚内战中又有多少类似真主党这样的外国武装在叙利亚充当马前卒?

  黎巴嫩线年黎巴嫩爆发了内战。最初是长枪党为首的基督徒(天主教马龙派)和巴解组织为首的势力发生冲突,但不久演变为叙利亚入侵。叙利亚入侵后扶植基督徒内亲叙派势力和什叶派的阿迈勒运动等建立傀儡政权,将不听话的组织放逐出贝鲁特。不愿同叙军正面冲突的势力纷纷南下,对以色列构成了压力。1982年6月,以色列也入侵黎巴嫩,一度占领了贝鲁特,随后扶植起了自己控制的所谓南黎巴嫩军。9月,巴解组织总部被迫率领其14000正规军撤离黎巴嫩。这就是第五次中东战争。

  对于这一入侵事件,叙军起初进行了一定的抵抗,但在贝卡谷地之战中大败。此后叙军和他所卵翼之下的阿迈勒运动等势力就不再对以色列进行抵抗(而是划分了彼此的势力范围),反而开始煽动排外情绪、攻击留在黎巴嫩的巴勒斯坦难民。1985年,阿迈勒运动在叙利亚情报机关的直接支持下,对巴勒斯坦难民营发动了包围、攻击和屠杀。

  这种欺软怕硬、推卸责任的行为,当然引起阿迈勒运动内部强硬派的不满,认为阿迈勒运动已经被叙利亚所操纵,沦为其投降以色列政策的工具。这帮人在伊斯兰革命后正忙于输出革命的伊朗支持下,从阿迈勒运动中分裂出来建立了黎巴嫩真主党,开始同巴勒斯坦难民携手对抗叙利亚军队和阿迈勒运动。由于反对叙利亚干涉和投降、坚持抵抗以色列、主张“打倒美法帝国主义和他们扶植的长枪党”,真主党很快赢得庞大人气,成为黎巴嫩什叶派社区内的第一大政党。

  后来,随着伊朗与叙利亚关系的改善,真主党又重新专注到抵抗以色列的运动中去。1990年,真主党与阿迈勒运动、叙利亚政府实现了完全和解。黎巴嫩内战结束后,他在伊朗和叙利亚的援助下继续抵抗以色列对南黎巴嫩的占领,最后在2000年迫使以色列撤军。在此过程中,真主党逐渐控制了黎巴嫩南部的庞大地区,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正如以色列前总理府巴拉克在2006年所言:“是我们一手制造了线年,黎巴嫩内战结束后的线年,真主党同基督徒政党自由爱国运动(奥恩派)组建了亲叙利亚、反以色列的三月八日联盟,在黎巴嫩国内同逊尼派的未来运动、基督徒(反叙派)的长枪党为首的三月十四日联盟对峙,成为黎巴嫩国内主要政治势力之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真主党和奥恩派都是以反叙利亚起家的,现在却成了叙利亚的死忠。

  真主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由十二名高级教士组成的协商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名义上是由党中央委员会选举产生的,但实质上因为真主党奉行伊朗的“神权领导”,不过是由高级教士们自己产生自己罢了。协商委员会任命政治局(决定大政方针)、行政委员会(类似书记处,负责党日常运作,下辖有组织部、宣传部、财政部、教育部、伊斯兰医疗部、对外联络部等执行机构)、司法委员会(类似纪委,负责党纪、教法的执行)、国会委员会(负责本党议员在国会内的对策)和圣战委员会(负责军事,下辖分别负责正规部队、民兵部队和特攻部队的执行机构)等中央党部机关。总书记纳斯努拉是真主党中央党部日常运作的总负责人。

  在地方上,则设有贝鲁特、贝卡和南黎巴嫩三个省党部(也就是说其组织力量集中在黎巴嫩的三大什叶派聚居区:南贝鲁特、贝卡谷地北部和南黎巴嫩二省);省党部兼有党务和军事之权。省党部以下,设有20到25个地区党部;地区党部以下,是党支部和党小组。

  在军事方面,黎巴嫩真主党的圣战委员会拥有一支强大的武装。尽管以色列撤军后,该武装在联合国要求下曾一度被迫宣布解散,但实际上一直存在,2006年还与再度入侵南黎巴嫩的以色列军队作战。2007年,该军被外国研究机构认为拥有600—1000名现役官兵,3000名预备役和10000名后备役官兵。2008年随着黎巴嫩国内宗派冲突的恶化,该军兵力和实力在伊朗资助下进一步扩大。2012年叙利亚战争全面爆发后,真主党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军顾问的训练和指挥下投入了内战,到2012年8月已经有超过2000人进入叙利亚境内作战。2013年以来,真主党部队参加了协助黎巴嫩军队平定努斯拉阵线和伊斯兰国势力的战斗(这些人有的是从叙利亚跨境而来,有的则是在流亡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中起事)。2014年,真主党部队又追随伊朗到伊拉克作战,以帮助伊拉克政府对抗伊斯兰国。

  每个支队(al qusom)由若干个单一兵种的小队组成,兵力少于200人,营连级;

  每个纵队(al wahda)下辖若干支队,兵力少于3000人,师旅级;

  当时,线万后备军——作为对比,叙利亚复兴党政权目前连同民兵在内大概也只有20多万兵)。目前又有情报称,真主党已开始从叙利亚招募兵员(阿里.里达军?)。

  除此之外,真主党还拥有非党员甚至非什叶派的同情者组成的“黎巴嫩抵抗纵队”(Lebanon Resistence Brigades)协助本党军队作战。

  真主党部队在叙利亚战争以前基本上是一支游击队,装备以突击步枪、轻机枪、反坦克火箭筒等轻武器为主,附以伊朗援助的肩扛式防空导弹、反坦克导弹乃至轻型反舰导弹等便于游击队使用的“高科技武器”。其独门绝技乃是伊朗援助的多种火箭炮:这些火箭炮多为122毫米,是伊朗对苏制火箭炮的仿制和发展,射程在40公里到150公里不等,可以单管发射,甚至可以简易制导。通过掌握这些火箭炮技术,真主党能够在较远距离上打击以色列目标,对以色列构成威慑。据估计,线发以上的各种火箭炮弹。但参加叙利亚战争之后,真主党逐渐获得了更多高新武器。从2016年底真主党在叙利亚的阅兵大会来看,真主党(至少其一部)已经转型为一支机械化部队。

  真主党在财政上受到伊朗一定的支持。美国估计,在21世纪头十年内,伊朗每年向线亿美元的援助。不过,这应该并不是真主党的主要经济来源,真主党的主要经济来源是遍布全球各地的什叶派宗教网络:支持什叶派的教士将天课的一部分转给真主党,后者则将其作为党务和军需资金;此外,真主党还经商办企业、做各种灰色生意等,获利丰厚。相比之下,伊朗对真主党的军事援助更为关键: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真主党派往伊朗受训的部队长期保持在3000人的规模;此外,真主党还从伊朗获得了一万多枚各种导弹。

  叙利亚战前对真主党的支持,主要集中在军事援助方面。叙利亚内战爆发后,情况已经颠倒了过来:真主党业已成为复兴党政权方面最大的军事支柱之一。

  真主党游击队经常使用路边炸弹、反坦克导弹或火箭筒伏击以军装甲部队,往往造成很大杀伤;对于以军落单士兵,真主党人则以狙击手来对付;对于以军据点,真主党部队则通常派出人体炸弹或进行特攻,这方面跟伊斯兰国的战术没有太大区别。

  真主党方面还通过派遣特攻部队绑架以军乃至以色列平民作为人质,或是对以色列境内目标发射火箭弹的方式来对以色列构成心理压力,强化以色列国内的反战情绪。

  在1990年代的治安战过程中,以色列军队未能掌握民心:其组建的傀儡军——南黎巴嫩军——以基督徒而非黎巴嫩南部聚居的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派)为主,因此缺乏群众基础。反观真主党,则通过建医院、开学校、为农民提供农技服务等办法在当地社区内建立了广泛的人脉,消息灵通、一呼百应。结果,以军和南黎巴嫩军闭目塞听,处处挨打。另一方面,南黎巴嫩军的战斗力也极为低下,更没有任何的独立作战能力:1999年5月,以色列工党获得大选胜利;7月,新成立的巴拉克内阁宣布将在2000年7月之前从南黎巴嫩撤军;2000年5月24日,以色列开始撤军;结果,以色列军队尚未撤完(7月7日才撤完),南黎巴嫩军就在几天内崩溃了;到2000年6月,南黎巴嫩军的军人不是逃到以色列就是已经沦为阶下囚。

  在2006年的黎巴嫩战争中,以色列军队更是暴露出很多弱点:最大的弱点是情报差、侦察能力差。由于在缺乏带路党的情况下侵入到2000年后已沦为真主党巩固根据地的南黎巴嫩,以军很难发现真主党游击队的行踪。相反,真主党游击队则获得了大量先进的反坦克导弹、肩扛式防空导弹和轻型反舰导弹等,同时还普遍装备了防弹衣、夜视镜和便携式无线电设备。结果,真主党方面灵活机动,能够集中优势兵力袭击以军的弱点;而以军则除了空袭之外毫无办法,地面部队到处被动挨打;更因误炸而遭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因真主党的远程火箭袭击而遭到国内反战势力的牵制。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军队阵亡121人,负伤1244人,损失梅卡瓦主战坦克55辆(其中不可恢复损失5辆);线人(另外与其结盟的阿迈勒民兵阵亡17人,黎巴嫩民兵阵亡12人,人阵总指挥部派民兵阵亡2人)。由于无法在损失可接受的情况下捕捉和歼灭真主党的主力部队,以军不得不与真主党达成停火协议。

  目前,大概有6000到8000名真主党部队在叙利亚境内作战。外界估计,2012年到2016年的四年间,至少有1500名真主党官兵在叙利亚境内阵亡。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武装力量,主要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3000到5000人;

  民众动员军,伊拉克什叶派民团,数千人(本国还在内战,什么精神啊~),本国爆发伊斯兰国之乱前以“阿拔斯旅”名义出阵;

  法蒂玛师,阿富汗什叶派民团(主要是流亡到伊朗的哈扎拉族难民),号称2万,实质大概数千人;

  各种巴勒斯坦部队(人阵总指挥部派、耶路撒冷旅、加利利军、法塔赫起义军、巴勒斯坦解放军、塞卡部队、2015年之后的哈马斯等等),主要是流亡叙利亚的巴勒斯坦难民,数千人。

  以上外国部队总计2万人以上。作为对比,我们应该指出:政权方的正规军(叙利亚武装力量)大概只剩下15万人,其中地面力量叙利亚阿拉伯陆军已不足10万,且其中能机动作战的精锐部队不过共和国卫队、虎师、鹰旅之类上万人而已;囊括各种民团的民族防卫军,也已经不足8万人,而且战斗力非常差。

  除此以外,也门胡塞武装和俄罗斯雇佣军在2013年也曾到叙利亚为政权方作战,不过2014年就因为也门内战和顿巴斯战争爆发而回国“服务”了。

  黎巴嫩真主党(阿拉伯语:‮ ‬‎;英语:Hezbollah)是1982年黎巴嫩人为了抵抗以色列侵占该国南部,在伊朗的帮助下成立的什叶派伊斯兰政治和军事组织。目前是黎巴嫩最大的政党。

  从以色列1982年入侵黎巴嫩到2000年从以色列南部撤军以来,黎巴嫩线年抗以战争中阵亡了近两千名士兵,同时也借此成为黎巴嫩国内受广泛支持的政党。

  到2006年,围绕着萨巴阿农场地区,黎巴嫩真主党同以色列国防军展开激烈战斗,在付出重大伤亡后,黎巴嫩真主党作为一个与伊朗神权共和国有重大历史渊源的什叶派政党,如真主党的财政支援,军事支援多大来自伊朗,同时真主党精神领袖法德拉称伊朗为的根据地,他本人同伊朗宗教领袖哈梅内伊有30余年的友谊,黎巴嫩真主党也在海湾地区诸多反以 逊尼派国家中赢得好感。黎巴嫩真主党在阿拉伯地区的影响力到达一个顶峰。

  (同时在2006年黎巴嫩真主党和以色列国防军的战斗中,以色列国防军完全没有体现中国网民心目中中东擎天之柱,抗绿先锋形象的战斗力,反而也打的灰头土脸。)

  从2012年,大马士革国防部会议上一枚炸弹炸出叙利亚全面内战高潮,反对派在叙利亚国内攻城略地,一举攻进大马士革,巴沙尔政府岌岌可危的时候,黎巴嫩真主党跟随伊朗神权共和国的脚步也大举进入叙利亚协助阿萨德政府作战。(再次之前也有小股兵力前往叙利亚给巴沙尔助拳,但是2012年大马士革国防部爆炸案后则是大举深入。)

  至今为止,黎巴嫩真主党部队仍然活跃在叙利亚政府军各个战场上,参与这场战争,对黎巴嫩真主党获益颇丰,叙利亚政府军位于南部地区不少军事基地如今成为真主党地盘,大马士革政府中也充斥着不少亲真主党甚至就直接是真主党成员的人士。同时防止阿拉维派的大马士革政府被颠覆,也是黎巴嫩真主党维持连接伊朗及其保护下真主党的地理纽带的重要党策,一旦巴沙尔政府垮台反对派入主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不仅要面对南方虎视眈眈的以色列政府,同时还要与一个绝非友邻的逊尼派政府作伴,这对黎巴嫩真主党绝对是一重大打击。

  但是参与这场战争,真主党开始和反对阿萨德政府的海湾地区叙利亚逊尼派政权反目,黎巴嫩国内逊尼派群体对真主党也越发不满,真主党被逊尼派群体贬斥为魔鬼的党。虽然真主党是一个什叶派组织,黎巴嫩真主党总书记纳斯鲁拉一直以来都很重视与逊尼派的团结,他相信所有穆斯林应该联合起来反对以色列。然而,如此深入叙利亚,协助巴沙尔政府打击一个以逊尼派为主的反对派注定会疏远中东地区的逊尼派群体,真主党苦心经营多年的反以色列中东轴心也出现裂痕。真主党内部也对参与这场阿拉伯人之间的内战产生怀疑(虽然参战方并不仅有阿拉伯人),厌战情绪也开始浮现。

  ———————————————————————————————————————————

  按照百度百科上来说,拥有兵力:600正规游击队、3,000后备军、10,000民兵,还拥有大量火箭弹和部分导弹,但这数据明显有很大问题。单单从去年真主党在叙利亚阅兵看出黎巴嫩真主党目前军事实力有了急剧扩张。

  中东地区除了以色列外单兵素质最强的,06年的以色列不谈,08年解决贝鲁特沙特武装的对手拿最近的说吧

  2.卡拉盟万人不到几乎是全部出动了干趴三倍的自由军胜利阵线.扎巴达尼攻坚解决伊斯兰阵线自由军深水旅和胜利阵线.Arsal几乎瞬秒胜利阵线和isis(is协议撤离最后is坐巴士88)。

  5古塞尔出阵前后这段时间小股精锐还在大马收拾过哈马斯支持培训的两个营。(时间有点忘了太久以前了)

  附上真主党战士出阵前录的视频,人家说了不要什么72处女,只要自己老婆就够了,反观的采访还是有提及72处女的。

  线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之后,其发展经历了激进暴力(1982~1992年)和议会政党(1992年以来)两个阶段。要知道以色列和西方国家是把真主党列为恐怖组织的,但最近以该党为代表的什叶派联盟却在黎大选中显著扩大政治势力,让人唏嘘~

  黎巴嫩真主党在意识形态和理念上以伊斯兰教为根本指导原则,以建立伊斯兰教政权为最终目标,强烈反对西方和以色列,推崇圣战、武装斗争,反对中东和平进程。区别于哈马斯、“基地”组织,以及更激进的“ISIS”,黎巴嫩真主党在现阶段目标、战略重心、对圣战的理解和武力的使用、成员、活动、对外关系、教派基础方面有显著不同。正是这种灵活性,让真主党得以在黎巴嫩扎根。

  真主党以伊斯兰教为指导,认为当今一切问题的全部回答都在《古兰经》之中。乌里玛(神学领袖)领导穆斯林社会是真主党的理论基础。该党认为“乌里玛是领导社会走向伊斯兰化的最佳人选”,并常用《圣训》中“乌里玛是先知继承人”这句话来说明乌里玛的关键作用,说白了就是一个神权凌驾于政权的政党。

  最高目标与霍梅尼确立的伊斯兰革命目标完全一致。第一阶段在黎巴嫩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第二阶段在所有伊斯兰国家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统治,第三阶段是用伊斯兰教改造世界,让全人类皈依伊斯兰教。仔细想想,这种有颠覆他国政权嫌疑的奋斗目标,不被人警惕和按在地上摩擦才怪。真主党也知道实现自己“伟大”目标的困难程度,于是在以色列结束对黎巴嫩南部占领后,从1989年开始主张在黎巴嫩建立一个多元政体,以期实现该党精神领袖穆罕穆德.侯赛因.法德拉拉(对,没错,他就是黎巴嫩版的霍梅尼,也是CIA和摩萨德眼中的“红人”)倡导的“黎巴嫩化”。法德拉拉指出:“黎巴嫩是东西方世界的窗口,建立伊斯兰共和国是不实际的,采取的任何行为都应与黎巴嫩特殊的国情相结合,不应采取黎巴嫩人不欣赏的行为。”2009年11月,真主党宣布放弃建立伊朗式伊斯兰政权,突出该党的黎巴嫩和阿拉伯属性,强调该党奖助部转变为“防卫力量”和建设国家的支柱。然而,有这样一个有枪有炮,且独立政治势力的组织在国内割据一方,注定了黎巴嫩是一个内部严重割裂的国家。

  ,认为西方国家和以色列是压迫者。该党认为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存在是不合法的,称美国的中东政策就是以色列的政策。真主党总书记赛义德.哈桑.纳斯鲁拉甚至称,“以色列对包括对黎巴嫩在内的整个地区的人民构成危险,消灭以色列符合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利益”。但真主党与以色列斗争的主要出发点还是解放黎巴嫩南部领土,有很明显的国家主权倾向,至少从表面上看维护的是黎巴嫩的国家利益。

  真主党认为圣战士《古兰经》所要求的行为,是信仰者为履行宗教义务而采取的所有活动,是“对付剥削者而采取的基本防卫措施”。法德拉拉甚至认为是合法的,称“如果有人用石块击我,我绝不可能送其一只玫瑰。”现任真主党总书记纳斯鲁也认为,反抗敌人的手段与方式可以多种多样,但在以色列占领伊斯兰土地和美国袒护以色列的情况下,暴力反抗具有首要和不可替代的意义。他称即使圣战壮举是以卵击石,也要毅然决然地与敌人同归于尽。这样的思想也衍生出了中东特有的“烈士文化”,如抬着阵亡士兵的尸体、遗像游行的活动比比皆是。

  需要注意的是,真主党武装斗争的主要对象本来是以色列,其军事活动地域限制在黎巴嫩南部。但现在真主党武装活动触角已经全方位伸到了叙利亚,甚至成为了叙利亚地面战场的主力,并在各路与叙利亚反对派和恐怖组织作斗争。这样一个长期跟以色列作斗争的组织,突然出兵叙利亚支持当地政府军战斗,7年下来,其无论在军队人数、武器装备还是势力范围方面都急剧扩大了实力。是个以色列人都会质疑,未来这些军人、武器、军事基地、势力范围会不会反过来用于搞以色列?

  像真主党这样的组织许多方面都处于秘密状态,外界无法探知其内部情况,只能根据一些资料信息略窥一斑。据以色列情报与信息中心2008年4月发布的报告(至于叙利亚战争后真主党势力扩展的具体数字还是请各路大神去查找吧),线万名,主要来自黎巴嫩什叶派穆斯林。其主要活动区域在黎巴嫩的贝卡谷地、贝鲁特南郊和黎巴嫩南部等什叶派聚居地区。

  在20世纪80年代,真主党主要从事武装反对以色列的军事活动。黎巴嫩内战结束后,真主党顺应形式变化,参加议会选举,转型为黎巴嫩国内政治舞台上的主流政党,扮演合法反对派角色。2005年,由于叙利亚的撤军,真主党再次调整政策,开始全面参与黎巴嫩的国内政治。在这一年的黎巴嫩议会选举中,该党获14席,获2名内阁政府部长职位。在2009年议会选举中,线席。在随后建立的哈里里政府中,获得了3个内阁部长职位。而在刚刚结束的2018选举中,被美以视为“恐怖组织”的真主党,以及真主党的盟友、由现任议长纳比赫·贝里(Nabih Barri)领导的“阿迈勒”运动(Amal Movement)共赢得128个议席中的至少29个席位。看来,真主党未来左右议会立法也不是什么触不可及的梦想了。

  央视评论员宋晓军老师曾有过这样的观点,美国和以色列真正害怕的不是军事压力,而是伊朗在伊拉克、也门这些地区重新扶植起来一个像真主党一样的政党。这种赤裸裸的在他国扶植政治势力的行为,或者说传播伊斯兰革命思想的行为,确实有点咄咄逼人。刚刚结束的2018伊拉克大选就是现实的例子,与伊朗方面、尤其是伊斯兰革命卫队关系密切的军事强人哈迪.阿米里阵营(拥有一支万人什叶派民兵部队,为伊拉克打击ISIS立下汗马功劳,民望颇高),获得了议会全部329个议席中的47席。虽然打着反美、反伊朗牌的萨德尔阵营赢得54席,但据路透社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外行动分队“圣城旅”总司令卡西姆·苏莱马尼正在巴格达游说其他什叶派阵营联合组阁,以阻挠萨德尔派上台。伊朗先前公开表示,不会允许萨德尔执政。

  在社会活动方面,真主党有社会分支,将大量资金投入到卫生、教育、宗教与福利这些社会活动中来,其社会活动涵盖垃圾处理、生活用水和电力等民生、农业、学校、援助烈士、战俘和伤员及其家属、医疗、战后重建等方面(要知道在2017年中国召开的世界政党对话大会上,真主党还曾派代表前来学习我国政党治理的经验呢,如此热爱学习的政党,你们怕不怕?)。总的来看,这些社会活动有两个主要目的:一是意识形态、宗教方面完成扎克特(天课)的宗教义务和达瓦的义务(指邀请非穆斯林皈依伊斯兰教,吸引信徒皈依伊斯兰教,其目的是复兴古代的伊斯兰理想)。二是组织活动(包括政治选举、军事及为军事活动提供后勤服务)创建支持者的基地。

  真主党与伊朗的关系非常密切。线年代初期伊朗输出伊斯兰革命的直接结果之一。真主党的发展与壮大,一直得到伊朗全面支持,是伊朗实现地区构想的工具。在真主党官方网站上,霍梅尼和哈梅内伊分别被列为第一和第二精神领袖,霍梅尼的思想是真主党的理论基石。在黎巴嫩南部真主党的主要活动区域,霍梅尼的画像和伊朗国旗随处可见,足见伊朗对真主党的影响力。已故真主党精神领袖法德拉拉称伊朗为的根据地,他本人同伊朗宗教领袖哈梅内伊有30余年的友谊。其他真主党领导人也多和伊朗关系密切。

  具体来看,真主党的社会、军事、政治活动,都是主要从伊朗获得财政支持(一个黎巴嫩的官方政党,其财政资金竟然主要来自于另外一个国家,大家琢磨吧......),而商业活动、什叶派流散者捐款等为次要财政来源,在其预算中占的份额比较小。如2007年8月,真主党经营的“建筑圣战”在其网站公布的一年的重建项目支持达3.8亿美元,几乎完全来自于伊朗。

  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方面,真主党主要得到叙利亚的支持,在黎巴嫩国内也有不少支持者。但因与伊朗关系国过于密切,其他阿拉伯国家基本上都不支持线年叙利亚局势发生动荡后,真主党出兵全力支持巴沙尔政权,卷入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的武装行动。纳斯鲁拉说:“尽管面临诸多压力,我们绝不会改变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因为在我们看来,对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事业和该地区所有抵抗运动来说,叙利亚战役是生存之战。”这种就是干的硬朗风格的确让真主党扩展了生存空间,但也不可避免的激化了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须知以色列也是人狠话不多,炸你没商量!

  结语:真主党在黎巴嫩站稳了脚跟,仍然开赴叙利亚战场,介入他国内战,这种行为甚至连哈马斯都表示反对。这背后伊朗的支持、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影响,甚至伊斯兰革命思潮的影响都不容忽视。前些日子,特朗普宣布退出了伊核协议,昨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提出了12项可能对伊朗施加的史上最严厉制裁,都是针对伊朗,限制核武器与弹道导弹的研发是一方面考虑,但更多也许是看到了伊朗势力不断扩张所带来的焦虑吧。川普心里想:我连俄罗斯都是往死里制裁,你伊朗一个与我没有任何贸易往来的国家还在这里到处赤裸裸的搞政治渗透,甚至绑架国家政权........嗯,伊朗就是你了,搞你没商量!

  在伊斯兰区域,逊尼派居住区与什叶派居住区是分开的,有时在一条马路的两侧就有可能属于不同的教派。但对于外来人而言,除非经人指点,否则很难辨认双方的区别。

  不过在真主党控制区域内,却有着两个特征可以辨认,第一个特征是:在区域的边界,有沙袋组成的工事,并有不同于政府军的武装人员守卫。因为真主党是黎巴嫩国内唯一不肯放下武器参加政府军的政党,他们要求保留独立武装。第二个特征是:真主党控制区域内,街道上挂着许多青年战士的大幅照片。照片上的人大都是参加叙利亚战争的志愿者,而党给他们的荣誉,就是将照片挂在他们的家外,以示表彰。

  这些战士跨过边境,以保卫什叶派同胞不受侵犯的名义开始了与北方逊尼派势力的斗争。虽然人数少,但这些外来士兵有着超强的战斗力。叙利亚人在打仗时虽然也杀人,但他们心里毕竟已经有了模糊的国家概念,知道这是内战,在打仗时心存忌惮。而对真主党战士而言,发生在叙利亚的战争则纯粹是教派战争,为了保卫什叶派而打仗,他们显得更加坚决,也不在乎暴力。

  伊朗在此之前已经向阿萨德提供了大量资金、能源和物资,帮助他支撑战时经济,并有小规模的伊朗武装人员渗透进入叙利亚帮助政府军打仗。在2013年最危险的时刻,伊朗又派出了4000名军事人员前往支援。在当年底最高峰时期,有近万名伊朗武装人士活跃在叙利亚。虽然伊朗政府永远不会承认这一切,但伊朗高官数次在私下里表示决不允许叙利亚这个什叶派重镇陷落。

  第一,世界舆论已经厌烦了叙利亚战争。当革命刚起,或者屠杀事件刚曝光时,支持反叛力量的国家,特别是他们的人民都乐观地以为,只要帮助弱者呐喊几句,或者捐一点儿钱和武器,叙利亚政权就会像埃及穆巴拉克政权那样轰然倒塌,顶多像利比亚卡扎菲政权那样,经过可笑的抵抗后,连尸体都受到了侮辱。但当叙利亚内战向长期演化时,人们疲劳了,关注点转移了,来自 世界的支持也少了。

  世界真正意识到反抗力量的虚弱,是伴随着2014年5月7日的一个事件突然到来的。这一天,叙利亚政府与反叛力量宣布,在联合国、沙特、伊朗的斡旋下,政府军与反叛力量达成了一项协议:叛军放弃了他们已经守了两年之久的中部重镇胡姆斯(也是我的朋友、逃亡苏丹的萨义德的家乡),该城将由政府军占领,叛军的1200名武装人员只允许携带一支枪,以及一个包裹装个人物品,其余物资都必须留在城内等待政府军接管。

  虽然叛军一直强调这次协议只是重组军队,但人们都知道,这次协议说明叛军真的已经虚弱到无法保卫政治“首都”了。在这里,叛军的士兵分成了二十几个派别,他们互相指责对方的理念,共和主义者指责宗教主义者,温和主义者指责强硬主义者,他们都试图在外国的援助中多占一些份额。到最后,战斗力的极度疲弱,令胡姆斯在失去了两万居民的生命(叛军宣称)以及绝大多数居民逃难后,终于缴械。

  叙利亚和伊朗就是中东的两个祸害,跟当年输出革命的中国有的一比。黎巴嫩本来好好的一个基督教为主的国家,好心收留了许多巴勒斯坦难民,结果他们鸠占鹊巢,于是巴解游击队进来了,他们袭击基督教堂挑拨离间,导致黎巴嫩基督教和绿教长达15年的宗教冲突战争。

  伊朗趁机渗透,真主党诞生了,把个“中东巴黎”搞得战火纷飞。由于民族特性和多年内战,黎巴嫩成了世界上鲜有的国外黎巴嫩裔人口多余于国内人口的国家!!随着难民越来越多,真主党通过选举走上黎巴嫩政坛甚至上台组阁。但全世界有这样拿着枪杆子参政的政党吗?真主党一面上台组阁一面拒绝政府解除武装的要求!

  1970年巴解劫持英德瑞士三架民航飞机降落到约旦,让约旦在国际上名声扫地。在劝说与斡旋无效后,阿卜杜拉国王大怒,进攻难民营虐杀了一大票,这才打掉了他们鸠占鹊巢的企图。当时巴解在约旦的武装人员总数约为50000人。(另一种说法有70000人,还有一种说法仅仅在约旦首都安曼及其周围就有52000人)。但经过几个月战斗,仅有3000到5000人逃离约旦跑到黎巴嫩避难。巴解组织几乎是全军覆没。1971年7月约旦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逐出其国境。不仅如此,杀红了眼的约旦军方在没有国王命令的情况下,在难民营里大开杀戒。有资料称几万巴勒斯坦难民死于这场屠杀,这就是黑九月的由来。干得漂亮!杀得痛快!事后这些受约旦恩惠的巴勒斯坦渣滓刺杀阿卜杜拉国王差点被炸死。

  叙利亚和伊朗利用真主党颠覆了黎巴嫩基督徒和逊尼派穆斯林的联合政府,后来又扶持极端哈马斯颠覆巴勒斯坦法塔赫合法政府,导致现在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和武装越来越多,新闻上见到的就有什么杰哈德,圣城旅,卡桑旅,阿克萨烈士旅。现在公开支持哈马斯的国家,只有伊朗和叙利亚,加上一个重要组织——黎巴嫩真主党。

  之,虐杀之......虐杀.......杀.......砍成碎块,将其尸体送还黎巴嫩真主党,附加说明 :“如果不释放其余3名苏联外交官,其他真主党领袖也将以同样方式结束生命。”黎巴嫩真主党被迫放人,此后,再未出现类似情况。

  线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和伊斯兰政教合一意识形态的直接影响。不仅其宣言获得了伊朗前最高领袖霍梅尼的认可,真主党还长期受到伊朗的政治支持、军事训练和武器补给。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从一开始就是伊朗安插在阿拉伯世界的一枚棋子。在那个时代背景下,这个由黎巴嫩什叶派宗教领袖和武装分子组成的团体代表了当地黎巴嫩群众的需求——对外,反抗以色列对黎巴嫩南部的占领;对内,为处于社会政治不平等地位的黎巴嫩什叶派争取权益。

  真主党自身也乐于参与黎巴嫩的正式政治体系。1990年代,真主党在黎巴嫩南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增设了医院和教育机构,并于1992年开始参加议会和市政选举。为了迎合它在公民社会中的新角色,真主党甚至不再公开声称对外国的负责,还在与以色列国防军交战时选择了较为克制的手段。尽管伊朗毋庸置疑地看到了通过真主党影响地区局势的可能性,真主党的这些努力体现了它对国内政治舞台的重视和希望被作为黎巴嫩人的合法政党而被认可的心情,即便它的军事实力足以威胁黎巴嫩政府的权威。

  2000年以色列撤出黎巴嫩南部之后,真主党政治分支的黎巴嫩化愈加深入。由于在黎巴嫩国境内不再有以色列这个敌人,真主党担心其军事分支的存在将会受到质疑。于是,它转而支持政府,坚称以色列未完全撤军,要求以军还应离开黎巴嫩与叙利亚尚存争议舍巴农场。

  另一方面,真主党也在黎巴嫩国内政治中更加活跃,渐渐地将宣传的重心从武装抵抗转移到社会经济问题。它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可信的反对派政党,并取得了可见的成功——随后的议会和市政选举中的成功提现了其支持者的多样化。

  2005年,在叙利亚撒手黎巴嫩政治。真主党为了保住自己的话语权,不得不继续加大政治活动的力度。虽然2006年的第二次以色列黎巴嫩战争给了真主党一个宣扬自己的胜利的机会,并借此迎来了人气的新高峰,但是在没有了叙利亚的直接庇护之后,真主党还是切实地感受到了国内政府和人民呼吁它解除武装的压力。因此,为了抵御任何可能威胁到它武装分支的立法,真主党终于第一次同意加入黎巴嫩政府,几名成员获得部长职位。

  由此可见,就算真主党为了迎合国内选民的意见放弃了建立伊斯兰国家、放弃了反对派的立场,其不愿解除武装的执念仍然是它真正洗白、融入黎巴嫩正常生活的阻碍。可以说,干涉叙利亚内战也是真主党为了保全自己的武装力量所做出的决定。

  2013年5月,真主党首次承认正在动用武力支持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为了安抚国内什叶派、逊尼派穆斯林和基督徒的情绪,它在宣传中试图从以下角度进行证明军事干涉叙利亚将给全国上下带来益处:

  1)真主党指出了叙利亚内战中派系斗争的严重性,强调只有自己前去保护叙利亚境内的什叶派圣地、打击ISIS才能阻止相似的战火蔓延到黎巴嫩国内;

  2)搬出了国家安全的说辞,表示真主党的干预能够保卫防守薄弱的黎巴嫩-叙利亚边境,从而保障黎巴嫩国民的安全;

  3)重新扩大了对于“反对强权”的定义,声称真主党必将阻止美国和以色列对叙利亚的压迫,绝不会让它们触及黎巴嫩。

  然而,只需看一眼真主党在地缘政治中的窘境便能发现,它干涉叙利亚内战的真正原因是:真主党害怕,一旦叙利亚发生政权更替,它将再也无法获得储藏在叙利亚的军火,更不必说接收来自伊朗的物资与武器输送了。

  与此同时,伊朗也正在寻觅一个能够代自己争取利益的工具。伊朗自然不愿看见自己在中东唯一的盟友被亲西方和亲沙特的政权所取代,但作为一个国家,它又不能明着派兵支援。

  就这样,困境中的真主党——不愿放下武器,于是担心自己的武装分支在民众的压力下被解散,担心彻底失去叙利亚的支持,担心连接伊朗的叙利亚生命通道被切断——便被动地成为了伊朗的战争代理,为他们共同的利益进入叙利亚干涉内战,而丝毫没有拒绝的底气。

  与它对黎巴嫩民众的承诺正相反,从叙利亚内战中真主党带回了超过一千名“烈士”、更多的武器,和更多的战斗经验。此外,真主党加强的武装力量只会给黎巴嫩的徒增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结语:真主党最初并不是伊朗的代理,不过它也从来不是完全根植于国内支持的。

  真主党到目前为止最看重的仍然是其在黎巴嫩的军事支配地位,也正是因为这个欲望,它必须干涉叙利亚内战、放弃苦心经营的黎巴嫩国内支持率,然后变得更加依赖于伊朗。

  后记:筆者的英语原文写于2017年10月末。又过去了两个月,眼看着叙利亚大局已定,阿萨德的皇冠还是保住了。

  不管西方和以色列媒体当时如何在时评中期待“叙利亚会把真主党的血抽干”、“真主党正在叙利亚泥沼中溺毙”云云,伊朗、真主党、俄罗斯都将如愿以偿。

  爬出了这个深坑,回到黎巴嫩真主党大概还是会继续巩固国内的势力,不知道能用什么方式让民众接受它反而增加了的军事实力和更加明显的外国支持,但是增加的实力永远不会让这个什叶派武装自信到解除武装、彻底融入公民社会的程度——

  早在08年,有研究者声称:线枚各式导弹,其中伊朗提供的500枚泽尔扎尔导弹,4000-6000枚黎明3和黎明5导弹……

  伊朗生产的黎明3和黎明5火箭弹:黎明3最大射程43公里,直径240毫米,弹头重90公斤。

  煽动型近程导弹:伊朗制造,直径356~450毫米,弹头重240~430公斤,射程80~140公里……

  洪水导弹:伊朗制造,脱胎于TOW型导弹,2006年曾重创以色列装甲部队……

  先驱者导弹:伊朗制造,脱胎于萨格尔导弹,射程300公里,能穿透400毫米的…………

  C802导弹:我国制造,射程65公里,弹头重165公斤,06年7月14日,这款导弹击中贝鲁特海岸对面的以色列 海军哈亚尼特军舰,造成舰上4人死亡,军舰被重创……

  纳迪尔型RPG火箭弹:伊朗根据RPG7改良,此弹直径80毫米,射程300米,能穿透280毫米的钢板…………

  俄罗斯产SA-7、SA-14防空导弹及其他俄罗斯制造的炸弹和发射器…………以色列认为伊朗向真主党提供了:图勒比达特型冲锋舟、南斯型潜艇……

  黎巴嫩真主党及其游击队的军事实力 中新网7月15日电 归纳媒体报道,黎巴嫩真主党是黎巴嫩什叶派的政治和军事安排,树立于1982年6月以色列侵略黎巴嫩期间,创始人是穆萨维。该安排树立初期一向处于隐秘状况,1984年开端使用“线年发表声明宣告正式树立。 真主党总部设在贝卡谷地的巴勒贝克市,最高领导安排是由12人组成的协议委员会,首要活动区域会集在贝卡谷地、贝鲁特南郊和黎巴嫩南部等什叶派聚居区域。现任书记是哈桑·纳斯拉拉赫。 1990年黎巴嫩内战完毕后,黎各派系依据政府的决议,解除了各自的配备,但真主党以抗击以色列为由,没有解除配备安排及上缴兵器。 在中东和谈问题上,真主党坚决对立和谈,以为处理阿以问题的仅有出路就是消除以色列。因而,真主党的主旨是经过配备斗争,克复被以色列占据的土地,并建议仿效伊朗形式,在黎巴嫩树立伊斯兰共和国。 1991年阿以和谈开端后,真主党频频突击以在黎南部树立的“安全区”。因而,以色列一向视黎真主党为“恐怖安排”,并将其作为要点冲击和报复的目标,屡次突击其基地。1992年2月,真主党总书记穆萨维在以色列的空袭中被炸身亡。尔后,哈桑·纳斯拉拉赫顶替穆萨维的位子,成为线年起参与黎巴嫩议会选举,并成为黎巴嫩最大的对立党。 2000年5月以色列从黎南部区域撤军后,该区域实际上由真主党操控。因为以色列没有从黎巴嫩、叙利亚和以色列接壤区域有争议的萨巴阿农场撤军,真主党配备安排对以境内方针的突击一向没有中止。 真主党游击队军事实力 真主党游击队首要由从“伊斯兰阿迈勒运动”中割裂出来的力气组成,其安排紧密,配备精良,具有正规军3000名和民兵1.2万名,其首要重型配备为大炮和喀秋莎火箭炮。此外,伊朗在当地还驻有300至400名革新卫队作为游击队的军事顾问。 真主党有一个军事安排,专门担任游击队员的招募、练习和拟定军事计划。现在,游击队的练习营有两个,一个在贝鲁特南郊,另一个坐落贝卡谷地。队员们不只白日承受比如射击、搏斗、侦查、过障碍物、埋设炸药等军事练习,晚上还要承受夜间练习,学会怎么摸黑接近敌人而不被发现。此外,他们还要学习军事理论。一般练习时刻为3个月,练习要求非常严厉,其强度不亚于正规部队。 据悉,真主党要求其成员严守隐秘,上不告爸爸妈妈,下不传兄弟姐妹,乃至连妻子儿女都不知道。真主党对它的军事实力乃至党员人数三缄其口,从不向外界泄漏,就连纳斯拉拉赫也不破例。 据悉,线年获得了数十枚“拂晓”3型导弹,这种导弹口径240毫米,射程40公里,能打到以色列的重要城市海法。最近,以色列再三宣称,伊朗经过叙利亚疆域向线枚经过改装的喀秋莎火箭,能够打到以色列的纵深地带。不只如此,伊朗还向黎巴嫩南部差遣了伊斯兰革新卫队,担任装置这些火箭的发射架和练习真主党游击队怎么发射。 据以色列情报安排称,真主党具有上万枚火箭弹,还具有伊朗提供的无人侦查机。在以色列看来,来自真主党的要挟远远大于来自“基地”安排或巴勒斯坦配备安排的要挟。因而,以色列军方早就制订了多种针对真主党突击的预案。 真主党现在被美国定为恐怖安排,,美国真主党曾涉嫌策划对以色列大楼的突击;举世航空(TWA)847班机绑架案以及1983年形成241名美军战士死亡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驻贝鲁特兵营爆炸案。 但是,虽然美国的布什政党一向召唤冲击任何国家的任何恐怖安排,却一向没有对真主党着手,实施冲击。黎巴嫩真主党是黎巴嫩什叶派的政治和军事安排,树立于1982年6月以色列侵略黎巴嫩期间,创始人是穆萨维。该安排树立初期一向处于隐秘状况,1984年开端使用“线年发表声明宣告正式树立。 真主党总部设在贝卡谷地的巴勒贝克市,最高领导安排是由12人组成的协议委员会,首要活动区域会集在贝卡谷地、贝鲁特南郊和黎巴嫩南部等什叶派聚居区域。现任书记是哈桑·纳斯拉拉赫。 1990年黎巴嫩内战完毕后,黎各派系依据政府的决议,解除了各自的配备,但真主党以抗击以色列为由,没有解除配备安排及上缴兵器。 在中东和谈问题上,真主党坚决对立和谈,以为处理阿以问题的仅有出路就是消除以色列。因而,真主党的主旨是经过配备斗争,克复被以色列占据的土地,并建议仿效伊朗形式,在黎巴嫩树立伊斯兰共和国。 1991年阿以和谈开端后,真主党频频突击以在黎南部树立的“安全区”。因而,以色列一向视黎真主党为“恐怖安排”,并将其作为要点冲击和报复的目标,屡次突击其基地。1992年2月,真主党总书记穆萨维在以色列的空袭中被炸身亡。尔后,哈桑·纳斯拉拉赫顶替穆萨维的位子,成为线年起参与黎巴嫩议会选举,并成为黎巴嫩最大的对立党。 2000年5月以色列从黎南部区域撤军后,该区域实际上由真主党操控。因为以色列没有从黎巴嫩、叙利亚和以色列接壤区域有争议的萨巴阿农场撤军,真主党配备安排对以境内方针的突击一向没有中止。 真主党游击队军事实力 真主党游击队首要由从“伊斯兰阿迈勒运动”中割裂出来的力气组成,其安排紧密,配备精良,具有正规军3000名和民兵1.2万名,其首要重型配备为大炮和喀秋莎火箭炮。此外,伊朗在当地还驻有300至400名革新卫队作为游击队的军事顾问。 真主党有一个军事安排,专门担任游击队员的招募、练习和拟定军事计划。现在,游击队的练习营有两个,一个在贝鲁特南郊,另一个坐落贝卡谷地。队员们不只白日承受比如射击、搏斗、侦查、过障碍物、埋设炸药等军事练习,晚上还要承受夜间练习,学会怎么摸黑接近敌人而不被发现。此外,他们还要学习军事理论。一般练习时刻为3个月,练习要求非常严厉,其强度不亚于正规部队。 据悉,真主党要求其成员严守隐秘,上不告爸爸妈妈,下不传兄弟姐妹,乃至连妻子儿女都不知道。真主党对它的军事实力乃至党员人数三缄其口,从不向外界泄漏,就连纳斯拉拉赫也不破例。 据悉,线年获得了数十枚“拂晓”3型导弹,这种导弹口径240毫米,射程40公里,能打到以色列的重要城市海法。最近,以色列再三宣称,伊朗经过叙利亚疆域向线枚经过改装的喀秋莎火箭,能够打到以色列的纵深地带。不只如此,伊朗还向黎巴嫩南部差遣了伊斯兰革新卫队,担任装置这些火箭的发射架和练习真主党游击队怎么发射。 据以色列情报安排称,真主党具有上万枚火箭弹,还具有伊朗提供的无人侦查机。在以色列看来,来自真主党的要挟远远大于来自“基地”安排或巴勒斯坦配备安排的要挟。因而,以色列军方早就制订了多种针对真主党突击的预案。 真主党现在被美国定为恐怖安排,美国真主党曾涉嫌策划对以色列大楼的突击;举世航空(TWA)847班机绑架案以及1983年形成241名美军战士死亡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驻贝鲁特兵营爆炸案。 但是,虽然美国的布什政党一向召唤冲击任何国家的任何恐怖安排,却一向没有对真主党着手,实施冲击。(章田 雅龙)

  苏联kgb培训的 真主党就是黑九月的巴解组织 联合叙利亚入侵约旦后进入黎巴嫩 留下的极端派系长枪党接受伊朗援助就成了真主党。背后一直是kgb

http://setinblack.com/haogou/17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