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毫米口径 >

Tumbex

发布时间:2019-07-06 01: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一个路口(为了个人隐私,恕我不能告诉具体地址),每天都看见一位年轻英俊的人民警察,结实的身体,黑黑的皮肤,标准的指挥动作,使我总是产生一股莫名的冲动,真想和他交朋友,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Y) h1 g- }# b! o* B: q3 . ~8 Q8 L- M6 q   @3 m0 ^1 k) E$ H( I. G7 { ( p$ e5 g `6 {: {. m: s+ [ 八月份的上海,天气及其炎热,我开着车子,不知不觉的又来到我熟悉的路口,红灯跳了,我正好有机会欣赏我的好警官,看着那熟悉的身影,我都忘了该启动,后面的司机不满意了,使劲地按着喇叭,我慌忙踩着油门,可就是发动不起来,真是急死人了! 只见他走了过来,对我行了个标准的敬礼:“先生,请问你遇到麻烦了吗?”我非常尴尬的回答:“熄火了!”“请你先下车,我们先把车推到路边去。”我下了车,和他一起把车推到路边,这时正好仔细地打量他的仪表:浓眉大眼,四方脸,厚厚的嘴唇,结实的肌肉紧紧的崩著他的警服,炎热的天气使他汗流浃背,持着对讲机的双手非常迷人。只见他非常熟练地在发动机里捣古者,不一会就搞定了,发动机传来了欢快的马达声,我非常激动地握着他的双手:“太感谢你了,同志!”“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递上我的名片:“交个朋友,有时尽管来找我!”他把名片收进口袋,给了我一个迷人的微笑:“再见!”我开着车,收音机正播放着现在流行的一首歌《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我跟节奏哼唱着,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东北人是活雷锋,咱上海人也有活雷锋! 7 D& x/ T9 K! a8 s1 r+ J5 o+ g 8 E  q# N- k4 y! b4 y2 n 从此,每天经过他的路口,我都给他行个礼,他也回我一个标准的敬礼,在这你来我往的行礼中,不知不觉地过了一个星期。有一天,我正在疯狂地击打着键盘,点击、复制、粘贴,我的电话铃响了,我接起电话,一个男性的声音:“请问你是是龙先生吗?”“你好!我是龙先生。”“我是xx路段的交通警小赵,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一下。”小赵,xx路段的?我非常兴奋:“当然可以!”“我的电脑不能启动了,请你有空来帮我看看。”“可以,今天晚上我来。”他留下了地址,约好晚上7点半到他家。 下班后,我带了些工具和软件,驱车来到了他家。按了门铃,一个熟悉的警察熊熊打开了门:“请进,龙先生!”我忙不好意思地说:“都是朋友,你就叫我小龙吧。”屋子里很凉快,空调开得很足,只见他此时一身便服,圆领汗衫,西装短裤,粗壮的腿上布满汗毛,使我感到一股冲动,我忙掩饰自己:“小赵,去看看你的电脑!”他拉着我的手,将我引到他的卧室,一台半成新的pc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打开电源,pc鸣叫了一声,然后就死机了。我用启动盘引导pc,然后dir了c盘,哇!什么都没有了!我知道是中病毒了,拿出最新的杀毒软件将那些可恶的东西格杀勿论,然后是漫长的重装系统。趁着这个机会,我和他闲聊了起来,初步的了解了他,小赵今年25岁,独身一人,(我有机会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和我的老板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故,以后我会告诉大家的),平时喜欢上网,下载软件(菜鸟都是这样,看到新鲜的软件,不管能用还是不能用,一股脑的download,往往容易中了那些可恶的病毒),昨天他下载了一个新的软件,安装好了就死机了。我耐心地给他讲述电脑的应用常识,看着他那憨厚认线 w 一小时后,搞定了pc,看到他的爱机恢复了原有的面貌,他开心地笑了,他拉着我的手:“龙哥,咱哥俩喝他几口!”“好呀,一醉方休!”我原以为他酒量不错,谁知他喝了没多少酒醉了,而且我也喝醉了。他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I- ^0 i% {1 c ,我隔着他的汗衫清楚的看到他那晒成古铜色,且乾净的胸,太完美了!我慢慢地除去他的汗衫,看到了他的发达的胸肌,褐色迷人的乳头,我用我的舌头吻着他的乳头,双手褪下他的短裤,一条完美无缺的阴茎呈现在我的眼前,使人不忍下手去摸它,我轻轻地抚摸着它,慢慢地他从睡梦中醒来,将他的手温柔的放在我的腰部上,脱掉了我所有的衣服,我们站着,彼此都面带笑容。接着,他将他软软的,潮湿的嘴唇放在我的嘴唇上。我们的舌头拼命的互相较量,要在对方的嘴里,探索不知名的地带。 & Z7 T% r3 ]8 Z* t 我慢慢的将手往下移动,停在他的臀部上面。他的臀部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结实。我的双手在上面尽情的探索,慢慢的抚摸。逐渐的,我将他压向我,好让我们的阴茎能够碰撞在一起,两阴茎互相摩擦,碰撞,不可思议的美妙感觉传遍了全身。我还在幻想我们肉体之间的摩擦所带来的刺激时,他将身体移开了。他一边微笑,一边将手放在我那充血的阴茎上。他握住我的阴茎的根部,慢慢的将我拉到床边。* K* g6 k8 W% B0 g; J: a+ q1 Q+ Y , y1 F% W! P) m6 x( L: E: N$ c/ P7 a + P7 F9 E2 b E 他将我推倒在床上,跪在我旁边,用他8寸长的阴茎在我嘴边不停的摇摆。它是如此迷人,我真想一口把它吞下去。但是,我正要吞下时,他又移动身体,攻击我的下体了。他用舌头在我的阴茎下方慢慢的舔弄着。慢慢的,他往下移动,将我的一颗睾丸含住,慢慢的吸,玩弄。他这种温柔的吸舔的方式让我无法自拔的大声呻吟了起来。 8 ?! F$ b. l0 V1 y, d/ o3 g8 ~   ^1 b `$ r. c3 _ 现在我的睾丸上面都是他的唾液,他将我的睾丸从嘴里释放了出来。接着,他将头移向我那7寸长的阴茎上面。他的舌头舔弄着我膨胀的龟头。为了让他能够整根的将我的阴茎吞下,我将手放在他头上,压下去。他一边为我,一边玩弄着我的睾丸,我忍不住将呻吟声提高了。当他感觉到我的睾丸开始紧紧的缩起来时,他将的速度加快。几秒钟之後,我将我的精液全部射进他的嘴里,而他就像一头小牛般的将我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吞了下去。 2 o. J _: j! L 我射完之後,他用舌头为我舔乾净,然後对我说:“谢谢你。自从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跟你做这件事情了。”我一边微笑,一边说:“你这个讨厌鬼!你知不知道我也想跟你做这件事想了多久?”) C  v# o O4 J o5 U0 ]3 Q , K7 t3 r; f4 b J! y 他听後,开心的笑了。接着,他叫我将臀部举起。我也露齿而笑,开始预测他的下一步动作。他将头放低,开始舔我的密穴,这感觉就像经历了一场美妙的人生路程,我全身发抖,好舒服!!!接着,他教我温柔的吸他,我当然非常乐意。知道了他想要的,我用舌头在他的龟头上打转,然後将他的整根阴茎吞下,直到我的鼻子埋藏在他的阴毛里。我竭尽所能的用我的唾液将他的阴茎弄得潮湿。& m& F3 m0 Z( Q8 [ 现在我们俩都准备好了。我将臀部移高,而他就将他的龟头放在我那可爱的隧道外面,用力一挺,他的穿透力令我异常的舒服。然後,他开始慢慢移动,渐渐的,他加速了。我们有开始了另外一场舌战,他将我抱得紧紧的。他的睾丸与我的屁股碰撞的声音,令我的性欲高涨到最顶点。忽然,他停止亲吻我,咬紧嘴唇,继续他那富有节奏性的动作。我知道他要来了。当我感觉到他的男性精华射在我的体内是,我自己的性器官也被刺激得射出第二次精华,我们一起射了。/ \5 o/ n1 @$ Q% w- u: E + `9 y2 ?5 N& Q {0 i+ U9 p/ V 疲劳的他在我身边躺了下来,亲吻我的面颊,低声对我说:“我爱你。”我对他回了一个微笑,说道:“我也爱你。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很久了。”我给他最後一个吻,然後,我们就在对方的怀里睡了。 从此,他搬来和我一起住,每天晚上激烈的战斗,他可是一头种马,有着惊人的性欲,我完全被他征服,我终于又找了我心爱的人了。。

  五岁那年我亲眼目睹了爸爸和他的私人医生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当时太小了,只是印象深刻,后来才完全明白发生了些什么然后把它写下来。那天早上爸爸开车送我去上幼儿园,然后他去上班了。我悄悄地从幼儿园偷跑回来,那几天不知怎么特别讨厌幼儿园。从小我都是跟着爸爸过,爸爸去上班了,家里就没有人。我回来后看着动画片,突然听见爸爸上楼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赶快关了电视,躲进爸爸房间的大衣橱里。

  爸爸开门进来了,我听见他带回来一个人。我轻轻地把衣橱打开一条缝,想看看是谁。可惜他们在客厅里没看见,只听见声音。我想爸爸现在不是应该在公司么,怎么会带人回家来。幸亏他没发现我跑回来,不然会被他打。我正想着,看见爸爸走进了卧室,他居然什么衣服也没穿,露着成熟的大J8。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盯着爸爸的大J8,又粗又大,包皮后缩露着大,阴囊在两腿间晃来晃去,毛短短的很有型。爸爸今年三十岁,他的身材很好,肌肉很结实。爸爸没发现我,然后躺在了床上。

  另一个人也进来了,看上去也是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很好,长的也帅,留着性感的小胡须,腿上有很多毛。他也什么都没穿,刮过毛的成熟大J8像小孩子的一样干净,尽管如此,他的大J8颜色还是比爸爸的深,稍微有些红。这个人提着一只黑色的手提箱。我认出他来,是爸爸的私人医生,我见过一两次的。我搞不懂为什么两个男人一丝不挂地出现在卧室里,于是带着好奇,在黑暗中窥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医生先给爸爸量了体温和血压,用听诊器听了爸爸的心跳,然后说:“先生您的体温,血压和心跳正常,请问有没有感冒,或者别的地方不舒服?”我以为是爸爸病了,需要检查。

  爸爸说:“这几天我的乳头,J8还有屁眼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怎么了,你帮我检查看看。”看起来爸爸真的病了,我还有些担心。

  医生就用手摸着爸爸的两个黑色乳头问:“这里不舒服么?”爸爸点点头,医生又握着爸爸的大J8上下捋动,捏着爸爸的睾丸问:“这里也不舒服么?”爸爸点点头。他又把一根手指伸进爸爸的屁眼里搅动着问:“这里也不舒服么?”爸爸呻吟着点点头。看起来好像很舒服,没有哪里有问题的样子。

  爸爸客气地对医生说:“麻烦你了,这久工作太忙,儿子又不听话让我头疼,没时间去找你,现在你帮我好好治治吧。”

  只见医生从黑色的手提包里拿出一把剪刀,扶着爸爸的大J8,开始剪爸爸大J8上的毛,爸爸伸出手抓住医生的大J8用力握着,医生也没管他,继续帮爸爸剪毛,剪到很短了剪刀不能再用,他就拿出刮胡刀,在爸爸的大J8上涂上白色的泡沫,认线上和屁眼上的毛,经过刮毛后,爸爸的大J8和屁眼和他的一样干净,大腿内侧和大J8上的胫肉和血管看得清清楚楚。爸爸毕竟是大人,刮了毛的J8显得更加大。

  然后医生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针管,接上一根细长的针头,又拿出一小瓶蓝色的针水,吸进针管里,分别对着爸爸的两个乳头和大J8推了进去。针水起了作用,爸爸开始发Sao了,乳头变得很大并且坚挺,颜色变得黑里透红,大J8硬起来,大得害怕,红通通的。我看呆了,第一次见成人的J8涨得有这么的大。看来爸爸真的生病了,然后医生也给自己打了针,我就看不懂了。只听见医生对爸爸说:“这个针水可以更加兴奋,并且延长时间。”

  医生在爸爸身上涂上润滑剂,用手抚摸着爸爸的身体给他“按摩”,爸爸很享受的样子。医生摸着爸爸的乳头和大J8,在润滑剂的作用下,爸爸的身体很滑,医生上下捋着他的大J8,又像拧瓶盖一样拧爸爸的大龟头,爸爸呻吟着任他“治疗”,看起来很爽的样子,我恨自己没生病,不然可以给医生“治疗”一下。医生的手在爸爸身上摸来摸去,乳头,胸,小腹,大J8,大腿内侧,屁股,屁眼……搞得爸爸呼呼地喘着气,脸都红了。医生干脆整个人爬在爸爸身上,用身体给他“按摩”,两根粗粗黑黑的大J8碰在一起擦来擦去。

  医生开始狂吻爸爸,我不知道爸爸是否嘴也生病了,但是两个人很享受的样子,两个人的舌头碰在一起打架,医生猛力地吸着爸爸的舌头,好像要把爸爸的舌头吞到肚子里一样。吸过了爸爸的舌头,医生又吸爸爸的乳头,发出噗呲的声音。又用舌尖快速地舔爸爸的乳头,爸爸很爽的样子,呻吟着,一些粘粘的水从里流到肚子上,大J8更是硬到天上去。

  接着医生含住爸爸的,吮吸起爸爸的大J8来,我不知道爸爸的大J8是否这么好吃,只见医生吃得很爽的样子,爸爸也很爽,用力呻吟着。医生用舌头舔着爸爸的睾丸,还把它吸到嘴里,又舔爸爸的大J8和,爸爸流出了更多的水。他又把爸爸的脚缩起来,整个脸贴在爸爸的屁股上,用舌头舔爸爸的屁眼,爸爸被舔得死去活来。医生把爸爸的身体舔了一遍后,把大J8塞进爸爸的嘴里,爸爸饥饿地狼吞虎咽起来,把医生的大J8吮吸得干干净净。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爸爸,觉得很陌生的样子。

  医生拿出两个玻璃的小管子,对着爸爸的乳头捏了几下后面的橡皮球。爸爸的乳头就被紧紧地吸进玻璃管子,被吸得高高的,很神奇。后来我知道了那是吸乳器。爸爸的乳头被吸乳器牢牢地吸住,医生又趁机挤捏着爸爸的大J8。然后他把吸乳器拿下来。拿出一个白色的长形仪器,有圆圆的头,一打开会震动,发出嗡嗡的响声。他用振动棒刺激着爸爸的两个乳头,然后往下移到爸爸的大J8上。医生用振动棒在爸爸的,睾丸,大腿内侧和屁眼上弄来弄去,只见爸爸被弄得很爽,大J8不停地抽搐着,更加红并且不断地流水。

  然后医生用一个透明的橡胶套把爸爸的大J8插在中间,上下套弄起来。爸爸被弄得脸和脖子都红了,不一会就声音颤抖地说:“不行了,医生”他拉住医生的手,医生就停了下来,我不知道爸爸要射什么。医生就拿出一股绳子,把爸爸的大J8牢牢地绑起来。爸爸的两个睾丸被分开绑在两边,大J8翘得高高的。医生让爸爸直着身子跪在床上,在绑着爸爸大J8的绳子上系上一个铁饼,爸爸的大J8就被往下坠,然后医生又加了一个,两个,铁饼多了,爸爸的大J8也被拼命往下坠,医生还不停用振动棒刺激爸爸的乳头和大J8,爸爸只是一直在坚强地忍着。

  医生解开了拴在爸爸大J8上的绳子,又让爸爸躺在床上,拿了一个电动器,电动器前端有一个粗粗的玻璃管,医生把橡胶套固定在玻璃管里,把爸爸硬硬的大J8插在里面,一开电源,玻璃管就快速地上下捋动起爸爸的大J8来,发出哒哒哒的声音。爸爸大声地呻吟着,大J8在玻璃管里涨得通红,电动器开开关关,稍作间隙让爸爸休息一下。每次电动器停下来,爸爸的大J8就不停地抽动着,里冒出水来,很漂亮的样子,我不停在想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像爸爸这样的大J8。

  用了电动器后,医生让爸爸跪着趴在床上,从后面拉着爸爸硬硬的大J8,把一根长长的金属棒对准爸爸大J8上的马眼,插了进去,我当时被下了一跳,觉得自己的小鸡鸡都是痛的。爸爸叫喊着,表情又痛苦又爽。医生换了一根比一根更粗的金属棒,爸爸就趴在床上,大J8握在别人手里让人摆弄。然后医生又拿出了一些黑色的电线上,两个睾丸分开绑,上也绑上,还把一根带着电线里,固定在上。那些电线的末端连着一个盒子,插上电源,打开上面的开关,爸爸就开始呻吟起来。大J8不停地抽动着。电了半天,爸爸的身子颤抖起来。

  看着爸爸快不行了,小腹微涨,医生就把金属棒从爸爸的大J8里拔出来,拿掉电击器,爸爸的大J8里的水就顺着流出来,爸爸的大J8还抽动着,一股粗粗的浅黄色的尿液就从大J8里喷了出来,力量很大,医生已经准备了一个烧杯接住爸爸大J8里喷出的尿,爸爸趴在床上哗哗地一下就尿了半杯,小腹平坦了下去。医生坏笑着说:“尿了很多啊,不过还没尿完呢。”爸爸没有说话。医生就用一根橡胶管从爸爸的大J8里插进去,爸爸大声叫着。橡胶管几乎都插到了爸爸的大J8里,医生拔掉塞子,一股浅黄色的尿液果然从橡胶管里流出来,流到烧杯里。看得我觉得身上发烫。

  橡胶管被医生从爸爸的大J8里拔出来,医生把装着半杯尿的烧杯拿过去,对着里面尿了,粗粗的尿液冲进了杯子,和爸爸的尿液混合在一起。一会医生就尿完了,杯子也快满了,他把被子递给爸爸,爸爸就拿起杯子咕咚咕咚地把混合着两个人的尿液喝了下去,整整喝了一大杯,好像他口很渴,很好喝的样子。但是以前他还有别人都没有告诉过我。

  医生又拿了根黑色的棒子,在爸爸的屁眼上涂上润滑剂后就往里插,爸爸紧缩的屁眼被棒子渐渐撑开了。爸爸呻吟着,屁眼吞下了长长的棒子,医生拔出来又插了进去,快速来回地抽插着,爸爸急促的呻吟着,耳朵都弄红了,最后拔出棒子的时候,爸爸大口喘着气,屁眼大大的张着,里面露着红色的肉。医生趴下去,轻轻地舔爸爸的屁眼,把爸爸的屁眼弄得一开一合的。

  医生拿了一根链子,上面栓了很多珠子,塞进了爸爸的屁眼,慢慢拉了出来。爸爸的屁眼吐出一颗又一颗的珠子,很好看。医生又拿了三颗红色球,对着爸爸的屁眼塞了进去,爸爸呻吟着,屁眼吞下了一颗,两颗,三颗的球。那些球被爸爸的屁眼吞掉后就看不见了,我才知道爸爸的屁眼也会吞东西。然后我听见医生叫爸爸把球吐出来,爸爸一使劲,那些球又一颗一颗地从爸爸的屁眼里掉了出来,落到床上,一颗不少,整个过程就像爸爸生蛋一样精彩。

  接着医生用一个很粗很大的针管吸满了牛奶,注射到爸爸的屁眼里,爸爸紧紧地夹着屁眼,只见爸爸的屁眼动了几下,注射进去的牛奶哗哗地喷了出来,像喷泉一样很壮观。医生用一个便盆接住爸爸从屁眼里喷出来的牛奶,然后又用针筒吸了更多的牛奶注射进去,这一次医生还用一个手指快速地捅着爸爸的屁眼,牛奶更是从爸爸的屁眼里乱喷出来,像失控的水龙头,弄湿了很大一块床单。就这么反复弄了几次,然后医生舔去了爸爸屁眼上残留的牛奶。我想牛奶里肯定有爸爸身体里的味道。

  喷完了牛奶,医生又拿电击器绑住爸爸的大J8,把电棒插进爸爸的大J8里,这一次还拿了一根粗粗的电棒插进爸爸的屁眼,通了电,爸爸就不断啊啊啊啊地叫着,身体就颤抖起来,喘息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最后他的大J8被电得通红,声音也颤抖起来,大叫着:“不行了,要出来了,要出来了……”医生就拿掉爸爸大J8里的电棒,用一个小杯子接在爸爸的尿道口,只见爸爸僵硬着身体,大叫着,大J8收缩了几下,便喷出了很多浓浓的“牛奶”。我很兴奋,知道了原来爸爸也会喷牛奶。医生也很兴奋,对爸爸说:“射了好多啊。”爸爸没有说话,趴在床上喘着气,很累的样子。

  然后医生把又硬又红的大J8插进了爸爸的屁眼,不停地耸动着屁股,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弄,只是觉得很刺激。医生一直换着姿势插着爸爸,发出愉悦的喘息声,爸爸也是叫喊着,享受着整个过程。医生的大J8不停在爸爸屁眼里进进出出,越插越快,爸爸的叫喊声调也越来越高,眼神很沉迷的样子。整个房间里只听见医生的喘息声,爸爸的叫喊声,肉体撞击的声音,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第一次见爸爸和别人在床上弄得很开心的样子。

  医生猛烈地插着爸爸,突然我看见爸爸又尿了,这一次粗粗的尿液直接尿在了床上。爸爸总是告诉我不能尿床,弄湿了被单不好洗,他居然自己尿在床上,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完全忘记了他自己教育我那些话。我就这么看着爸爸把尿床了,心想如果我是他的爸爸,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最后医生也不行了,大J8对着小杯子喷出了很多浓浓的“牛奶”,和爸爸的“牛奶”混在一起,我以为他要给爸爸喝“牛奶”,没想到医生自己抬起来喝了进去,舌头还在小杯子转了一圈,把被子舔得干干净净。我发现医生没有真的把“牛奶”喝进去,而是含在口里,然后去吻爸爸,把牛奶都吐给了爸爸吃,爸爸吞掉了从医生嘴里接过的“牛奶”,还舔了舔嘴,两个人满意地笑了。

  似乎爸爸的“治疗”结束了,医生收拾好东西出去,我听见他穿其衣服锁门走掉的声音,爸爸还躺在床上,躺在他的尿里。大J8软了下去,遢在两腿之间。等到爸爸恢复了体力,就洗了澡出去了,我从衣柜里爬出来,双脚有点软,但还是跑回了幼儿园,虽然我不知道爸爸和他的私人医生做了些什么,但是我想等有一天我长大了,我会….

  去上海之前我没去过浴池(非同志的)。在重庆大家似乎对温泉比较感兴趣。大浪淘沙倒是经常看到,但是确实没有进去过,也不知道里边什么状况。

  一月去上海的时候,时间比较紧。负责接待的Gay友问我想去哪里耍,我也没什么主义,就让他看着安排。

  我心想“NND,这朋友真是直接,直接拉我去同志浴室搞。我好像没有明确表示要跟他搞啊!”

  一路上我满脑子都待会儿如何跟他搞以及跟很多人群搞的画面,一直处于坚硬状态。

  他直接把我拉到一栋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建筑前,门口的霓虹灯简直想要照亮整个上海似地疯狂闪烁。

  “你们这里的同志浴室真牛B,这简直就是狂妄的挑衅嘛,开得这么宏大这么璀璨。”

  “TMD,早不说清楚,害的路上白白谋杀了我这么多脑细胞。看来我臆想的疯狂画面没办法上演了。”

  “走啦,进去啦,看到UFO了吗,看得这么入神!”他已锁好了车,催我进去。

  “这个店重庆也有,好亲切的名字。上海真是不一样,同样的浴室真是要霸气好多。

  里边装潢自然是对得起外面的招摇,完全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除了装修豪华外,各种设施齐备,服务也是非常到位的。

  脱光了衣服,光着身子经过了蜿蜒崎岖的廊道,最里边才真是别有洞天。硕大无比的房间里分布着各种形状的浴池。房间的周围一圈分布着各种按摩间和桑拿间。

  其实跟重庆的温泉也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重庆的温泉大家都穿着泳裤,而这里大家都赤身裸体。

  我跟着他往慢慢地往里走,虽然里边烟雾缭绕,但是还是能很清楚的看到别人的裸体。

  我跟他找了靠边上的小池子坐下,泡在温暖的水里,整个人一下子就松弛了下来,白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唉,真爽,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么舒服得放松方式呢。”我长长的舒了口气,说道。

  “这里才开业不久,各种设施都很新。上次跟朋友来过,觉得很舒服,所以就带你来罗。怎样,爽不爽?”

  “虽然比不上做爱爽,在这皇宫一样的地方,泡在热水里,还有这么多裸体看,也不错啦。”我边说,边把手伸到了他两腿间

  张耀杰这个山东大男孩今年27岁,他20岁时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体育大学篮球运动专业,当时轰动了整个村庄,许多亲戚邻里都前往道贺。他在校期间勤奋学习,刻苦训练,是学校著名的篮球明星,每逢他打球时场外总有数不清的俊男靓女为他加油助威。他身高达180公分,体重80公斤,面廓线条圆中有方,眉骨浓挺,眼睛炯亮,他大学四年一直都在坚持健身,全身都是肌肉,胸肌又鼓又大又硬,把衣服撑得紧紧的,两条腿好像是两根巨大的树桩,往地上一站,就如同一幢高大的铁塔般岿然不动,手臂粗得赶上一般人的腿,臂力更是大得惊人,随意就能举起一两百公斤的重物。

  从北体毕业后,他本想靠着自己的本事在社会上大干一番事业,没成想世道艰难,就业环境太差,自己农村出身无关系无背景,考了两次公务员都进了面试还是被刷下来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在浩沙健身俱乐部做起了私人教练,等以后有机会再图发展。在健身房的几年时间里,由于他形象很好,教导时又很认真,因此很多人都乐意聘他做私人教练,他在健身俱乐部的私人教练中收入还算是比较高的。

  他新收的一个学员叫林鹤鸣,北京当地人,刚从学校毕业,皮肤白皙,体型中等,练过健身也颇有些肌肉,到了浩沙之后,他对张耀杰佩服得五体投地,很快就让张耀杰当起了自己的私人教练,两个人关系处得也很好,张耀杰经常上夜班没法正常吃饭,林鹤鸣就自己做了给他带到健身房来,张耀杰非常感激,所以在指导林鹤鸣时格外用心,在别的健身者看来,他俩倒不像师徒,活生生的一对亲兄弟。在张耀杰的悉心指导下,林鹤鸣的身体素质增长很快,肌肉明显变大变厚了,线条也很匀称漂亮。

  七月的北京,骄阳似火,酷暑难耐。一个周五晚上,张耀杰在宿舍洗完衣服正准备早点休息,突然手机响了。原来是林鹤鸣叫他出去吃夜宵,张耀杰推说有点晚了不想出去了,架不住林鹤鸣一再恳求,只好答应了。张林二人在簋街吃了烤肉喝了啤酒,边吃边聊,时间不觉已是10点多了,俩人准备起身走人,叫服务员过来结账。张耀杰正准备掏钱包付账,林鹤鸣一把拦住,“耀哥你是外地人在北京挣个钱不容易,哪能让你掏钱!再说今晚是我叫你出来的。”说着马上递给服务员两百元钱。

  二人离开饭店后,林鹤鸣说时间不早了,正好自己家就在附近,又是一个人住,让张耀杰去他家住一宿。张耀杰开始觉得不好意思,林鹤鸣一再说家里没别人,没有打扰之嫌,权当给自己做伴了。张耀杰跟随着林鹤鸣一起来到林的家中。这是一个一居室,经过一个小客厅,来到了卧室,卧室里只有一张床,但是一张很大的床,睡三五个人应该都没有问题。原来林鹤鸣的父母都在昌平,这个一居室是给林鹤鸣买的婚房。“耀哥,晚上就在这里歇息一宿吧,你先洗个澡吧?”“好。”张耀杰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极乐宫,位于青霞山中,相传宫中弟子个个貌美如花,尤其是现任教主赭青鸾,更是长得倾国倾城。不过,这极乐宫在中原武林素有骂名,为江湖正道所不耻。只因,这极乐宫,在中原各派眼里,是个极实淫秽肮脏之处。因为,这极乐宫弟子练得都是采阳滋补的功夫,而大多对象自然是中原武林那些身强体健阳气旺盛的正派弟子了。被采了阳气虽不致死,但这些武林后生十几年辛辛苦苦练起来的功力流失了,岂不跟死人差不了多少。

  所以,中原正道对这极乐宫自然是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不过,可惜,这极乐宫弟子个个武功高强,更甚者,这赭青鸾已练就极乐宫的上乘武功“合阳”。当年,极乐宫前任宫主梦鬼就是凭借此功大败中原武林第一人华云海。由此可见,如果传闻是真,这赭青鸾的武功已是天下匹敌,无人可抗。

  中原正道虽恨得牙痒痒,但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告诫门下弟子小心谨慎,千万别受了极乐宫妖孽的引诱,白白失了功力。

  不过,这些热血方刚精气正旺的青年弟子,怎么可能对美色不动心呢?俗话说的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风流”两字,有时候,并不是人所能控制的。尤其,这些所谓的中原正道,难道个个都是柳下惠?说出来,有人信吗?

  冬夜的雪,下得飘飘扬扬,大街小巷铺满了厚厚的积雪。已过了子时,这寒冷的雪夜大多都关在屋里蒙头大睡,街头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野狗的吠声,便又恢复宁静,除了簌簌的落雪声。

  当然,对少数人来说,这漫漫长夜用来睡觉,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关起门来,除了睡觉,还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做,比如——戏春宫。

  “淫贼,把你的脏手拿开。”悦来客栈天字一号房,灯火明亮,一张大床上躺着两个浑身尽赤的青年。一个身形壮实,面目英俊,古铜色的肌肤在灯火的映衬下显得油光发亮,仔细看去,原来已布了一层密密的薄汗。脸色通红,屈辱与愤恨并现。两只大眼正怒视着另外一个貌美非凡,肤色白皙的笑意青年男子。

  这男子不理会他的咒骂,笑着故意更用力上下抚动着他下面已硬涨到极致的大阳具,成功得引起他的一阵似快意又似羞辱的闷哼。从大龟头里冒出几点亮晶晶的淫液,男子用另外一只手指轻轻沾了一点,扯出一根银丝般的长线,然后把手指放在嘴中吮了一下,绝美的脸上春意逼人,笑着道:“正阳宫弟子的东西果然够美味。不枉我此次中原之行。”说着俯身凑到他耳根前,伸出舌尖轻舔他已泛红的耳廓,用两片薄唇抿着他的耳垂,含在唇边轻轻用舌尖添动,引起男子壮壮的身子一阵阵不受控制的颤抖,下面的大阳具在男子柔软的掌心中更是硬热的发烫。

  戒痴摸着发射后仍是粗大硬挺的肉棒,两眼迷迷茫茫地看着戒虎充满雄性气息的面孔以及壮硕的身体,手掌中的肉棒渐渐地有又了丝爽悦的反应,而且他那被粗大手指捅过的后穴又跟着起了一丝丝微痒,这丝丝微痒像一根线拉扯着他的穴口和他的大,那种微妙的感觉引得他身子一阵阵发软,发酥,发颤。

  正当他沈浸在这种还有些陌生的感观愉悦中时,这时候门叩叩地响了几下,闭着眼神游天外的戒虎也睁开了眼。

  小二推门进来,把饭菜放到房中桌上,低头瞄了一眼浴桶中的两人,然后关门退了出去。等小二一走,戒痴哗啦一声水响,在浴桶中站了起来,那副健硕的身躯像一座山似的立在了戒虎的眼中,那一股股沾着他身体的小水流,顺着他古铜色的肌肤,一直从他宽阔的胸膛沿着结实微微突出的腹部流至那条因水湿紧紧贴着身体的四角亵裤里,尤其让戒虎呼吸猛地一滞,是那条裤子底下轮廓分明的粗大肉具,就像一块磁石,牢牢地吸住了戒虎有些呆滞的视线。

  “虎儿,泡好起来用饭。”他说着跨出浴桶,然后在戒虎的注视下,背着他脱下了那条湿漉漉的裤子,立刻两片跟身体肤色相比有些显白的肥硕屁股毫无遮掩的袒露在戒虎的眼中,看得他心眼一阵骚动。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戒痴拿起一边的干布擦拭着身子,当他弯着腰擦着腿部时,那两片屁股肉像绽开的花瓣般,露出那个暗藏其间的诱人花蕊,而且戒痴的菊花刚刚被他自己粗大的手指捅过,那原本应该紧紧闭合的穴口随着他的身体动作,一张一合,像一张小嘴无言诉说着邀请之意。

  戒虎的像被电流击中一样,立刻硬梆梆的弹了起来。更要命的是,戒痴那一张一合的小嘴,让他又马上联想到那一晚的欲仙欲死。这种联想又让他产生一种狂烈的冲动,他想迫不及待地跳出浴桶,然后把他的大插进这个穴口,狠狠地用力地插至深处。

  但是,他不能,至少现在他不能这样做,因为这个小穴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亲生父亲。

  戒痴慢慢的擦干了身子,穿好了衣物,走到桌边拿起酒壶灌了口酒,爽快的哼了声,说道:“儿子,快起来,陪你老爹干几杯。”

  戒虎按下心头冲动,恩了声,然后再泡了片刻,其实他是在等他的大消下去,起身也擦干了身体,穿了衣物,坐到戒痴旁边,吃喝起来。

  等两人吃饱喝足,脱了衣服鞋袜,同在一张床上吹了灯并头躺下睡了。三日马上奔程,两人自然也是疲惫,又喝了点酒,没几下功夫,房内就鼾声阵阵。

  戒虎迷迷糊糊突然被一阵痒意弄醒,他睁开眼,发现天已大亮,而让他大吃一惊的是,竟然有个浑身尽裸的人正埋首啃添着他胸前的乳头,而他自己也是寸缕未着。

  戒痴看着枕在自己臂弯处一脸憨相的戒虎,正握着自己已垂软的阳具酣睡,心里涌出的满足幸福之感溢满了整个胸腔,已发黄发硬的块块淫渍布满了整床被褥,以此说明昨晚是多么疯狂快乐的一夜。

  他伸手摸到戒虎休养生息的肥软阳具,回味到昨晚此物干着他后穴所产生的那种美妙快感,心里不由一热,被戒虎握在手里的阳具又有勃勃欲动的迹象。

  睡梦中的戒虎无意的呓语了一声,那只抓着戒痴大大手握紧了一下,那种突如其来的挤压感让戒痴的头跳动了一下,戒痴跟着舒服地哼了一声,他那大又变得粗壮起来。他感觉自己变得跟年轻的时候一样,浑身充盈着火热的精力,和对欲望的不知满足。

  正当他旖念不断,热欲汹涌的时候,紧闭的房门叩叩地响了几声,接着是一声低沈的叫唤:“师弟。”

  戒痴一听是白海,忙绞断自己的胡思乱想,胡乱套了一件长袍,赤着脚开门去了,下床前给裸身的戒虎盖好了被子。

  “还没醒。”白海抬腿走了进去,关了房门才接着说道:“我早上起来出去转了转,没看出有什么动静,不过……”白海语气一转,皱眉迟疑道:“我碰上金佛寺的元达大师。”

  “元达,金佛寺戒律堂的首座,他来平安镇做什么?”戒痴一皱浓眉,疑惑问道。这金佛寺远在千里的紫霞山,和中原武林各派也没什么来往,戒痴记得上一次去金佛寺是在三年前,也正是元觉接待了他几天,所以这元达的模样还有些印象,生得高大挺拔也是一条魁梧的壮汉。尤其当他想到有一夜出去小解,在公用的茅房中恰巧遇到正在撒尿的元达,那哗哗的尿液像水柱一样从一条肥大粗长的里射出来,那一刻现在回想起来,更是记忆犹新。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要他亲自出马?”这藏宝阁戒痴也是进去参观过,无非是些经书之类,什么东西如此重要惊动了戒律堂的首座。

  听了这四字的戒痴张着嘴一愣,片刻后才出声惊异道:“这‘合阳’是极乐宫的淫邪功夫,相传也只有赭青鸾习得此功,这金佛寺怎会有此等歪门邪道的东西?”

  “一时半会他也没工夫说清楚。我已告诉他我们的住处,他说入夜再来拜访。”白海说到这里,语气一顿,盯着戒痴看了好一会儿,才接着继续说道:“不过听他话中之意,那‘合阳’是被清风楼的——红妖偷了……”

http://setinblack.com/haomikoujing/12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